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大唐開局震驚了李世民-第五百八十八章 武則天的擇偶標準看書

大唐開局震驚了李世民
小說推薦大唐開局震驚了李世民大唐开局震惊了李世民
而这几日,武则天过得就开心极了。
每天不是跟屁虫似的,跟着自家好看的师父忙长安的找乐子,就是回家帮着师父调教自己的两位师兄。
别看王玄策和席君买两个人比武则天大了十几岁,但奈何武则天起步的早,还有偏心师父开小灶,所以,在文化课上,还真不是这位小师妹的对手。
尤其是那让人头大如斗的数学,更是让两个人望尘莫及。
“这么凶,小心以后长大嫁不出去……”
席君买一边抓耳挠腮薅头发,跟武则天刚刚给布置下的数学作业做斗争,一边小声地在那里吐槽。
别问为什么,问就是数学题做错,又被小师妹骂了。
王玄策闻言,下意识地抬头看了一眼,正在院子里乖巧地给自家师父捶背的小师妹,苦笑感叹道。
“我们这位小师妹,真是了不得啊——你也别抱怨了,小心完不成任务,师父又给加餐……”
王玄策一提加餐两个字,席君买不由下意识地缩了一下脑袋。
“快快快,王师兄,你说这个问题到底怎么算——我就想不明白了,他们这些人,为什么要兔子和鸡放在一个笼子里,这不是有病吗?捞出来,放在两个笼子里,分别数一数不就行了……”
“你们两个又在瞎嘀咕什么呢?”
席君买话没说完,后脑勺上就被抽了一书本。
席君买:……
看着悄无声息,忽然就出现在自己身后的王子安,两个人顿时齐刷刷地缩了缩脑袋,眼中同时露出羡慕的神色。
凌波微步——
自家师父这神出鬼没的轻身功夫,让两个人羡慕的流口水。
虽然两个人是主攻的马上功夫,但艺多不压身啊,有这一手在身,就算是在战场上,那也是一种了不得的本领。
“不要有什么抵触情绪,你们师妹那是在帮你们,不然,连数学都学不好,你们以后还怎么领兵打仗?”
王子安没好气地又一人抽了一书本。
咳,主要是抽起来有点上瘾——
又双叒叕被师父抽了。
席君买忍不住小声嘀咕了一句。
“师父,我们上战场,又不是去跟敌人比做数学题……”
嘿——
王子安都被这狗东西给气乐了。
你学渣还有理了。
啥也不说了,抖手又是两书本。
“排兵布阵,查灶观兵,看旗识兵,运送粮草,做好后勤,哪一桩不需要数学?这上面一旦有什么运算失误,就是灭顶之灾——”
说到这里,王子安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
“你若是只想做个冲锋陷阵的大头兵,就当我没说——回头我就让人把你扔边关去……”
“师父,别,别,别,我错了,我错了,我这就好好学习——”
席君买说着,看了一眼跟在后面进来的小师妹,脸上顿时露出谄媚的笑容。
“小师妹,我昨天又从外面淘了一件好玩的小东西,你一准喜欢,回头送给你啊——”
王玄策:……
老席啊,亏你还是个浓眉大眼的汉子。
一听自家师兄又给自己淘了一件小玩意儿,武则天的小脸上忍不住露出开心的笑容。
“席师兄真好,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帮助你们的——我这里还有一套卷子,这就去给你拿过来……“
说完,武则天兴高采烈的走了。
高兴地连自家师父都没打招呼。
席君买:……
我就是贱!
亲爱的师妹啊,我祝你一辈子都做个嫁不出去的老姑娘!
席君买弄巧成拙,忍不住心中腹诽,王玄策一脸无奈地看向自作聪明的席君买。
自家小师妹是什么样的人物?
那是拔一根眉毛都能当哨子吹的人,你就这点小心思,还敢跟她玩?
搬石头砸自己脚了吧?
唉,老席啊,你这还看不明白嘛,竟然还想坑小师妹?
师父那心都偏到西域去了。
对于自家徒弟之间这种小日常,王子安也乐见其成。
感觉挺有意思啊——
背着双手,踱着步子,走了。
决定了,等过年开学之后,自己也弄个特训班。
把那群二代三代们都集中起来,没事就抽——咳咳,没事就好好的教书育人一番,与天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啊。
尤其是这斗的人还不会反抗,那就更其乐无穷了。
不一会,武则天就捧着一套崭新的卷子出现了。
一脸讨好地放在席君买的面前。
“席师兄,这可是栩儿花了好长时间才给你们出的单元过关题哦,你今天做了,我还得抽空再帮你们出题,很辛苦的——”
席君买:……
师妹啊,我错了!
望着席君买脸上苦水都快流出来的小表情,武则天眼底忍不主露出一丝狡黠的笑意。看着席君买在那里苦大仇深的做数学题。
过了一会,武则天忽然猛地来了一句。
“师兄,我听说,有人说我以后嫁不出去……”
席君买:……
王玄策在一旁憋笑不已。
“是谁说的?让他站出来,看师兄我不打破他的脑袋,我家小师妹这么钟灵毓秀,蕙质兰心,天香国色,闭月羞花……怎么可能嫁不出去?不知道有多少人会打破头呢——”
席君买为了自救,也是拼了,挖空心思,把最近从小学语文上学到的形容词都给搬过来了。别说,超常发挥,这次竟然一个也没用错。
见自家师兄这么识相,武则天不由满意地点了点头。
老气横秋地拍了拍席君买的肩膀。
“席师兄,好好努力,想做题的话尽管告诉我,只要你想做,师妹就算是再辛苦,也会满足你们的哦——”
就在师兄妹三个人,在那里耍宝说笑的时候,老管家顾忠一脸喜气地走了过来。
“小娘子,大喜啊,大喜——”
一听这话,武则天不由诧异地抬起头来。
正在那里拼命做数学题的王玄策和席君买也不由偷偷地竖起了耳朵。
“喜从何来?”
“小娘子,大喜了,河间郡王府,齐国公府,李掌柜,还有令尊联袂而来,说是要从这三家中给你说一门亲事——”
顾忠忍不住眉开眼笑。
武栩这个小丫头,又乖巧,又机灵,小嘴也甜,来了府上,短短几日,府里上上下下,就没有一个不喜欢的。
如今眼看就要有一桩好姻缘落到她身上,自然是从心里为她感到高兴。
谁知道,他这边话没说完,就见小丫头脸上就已经撅起了嘴巴。
“我谁都不嫁!”
顾忠还以为这小丫头是害羞,忍不住打趣道。
“你这孩子,说什么傻话呢,女孩子家,哪里有不嫁人的,更何况,无论是河间郡王,齐国公府,还是李掌柜这边,那都是一等一的好人家,不知道多少人做梦都想嫁进家门呢——”
顾忠说完,笑呵呵地捋了捋自己的山羊胡。
“走吧,侯爷让我来叫你过去呢——”
武则天伴着脸,跟着顾忠往外就走。
席君买和王玄策不由相互对视一眼,然后把手中的炭条笔一放,从凳子上站了起来。
“师妹,我们去帮你掌掌眼——我们的小师妹这么漂亮,可不能随随便便就让什么阿猫阿狗的给娶了去……”
武则天低着头,没搭茬,在前面闷不做声地往前走。
后面的王玄策和席君买忍不住相互对视了一眼。
啊,这是真不开心?
前院。
云过是非 小说
客厅。
望着客厅门口,齐刷刷摆着的三大堆礼物,王子安不由瞠目结舌。
尤其是当他的目光落到只有五六岁,还懵懵懂懂,却偏偏摆出一副小大人模样的李治身上的时候,眼神要多古怪多古怪。
这算是宿命的相逢?
“不是——老李,你确定你真不是开玩笑——”
王子安目光回到李世民脸上,忍不住开口再次问了一句。
李世民:……
没好气地瞪了王子安一眼。
“婚姻大事,岂能儿戏!我今天过来,自然是诚心诚意,想要为稚奴求这一门亲事——”
王子安:……
呲了呲牙,若有深意地道。
“老李啊,咱俩可是亲翁婿啊,别怪我没提醒你,就你们家这个小家伙——若是娶了我这位小徒弟,他能降得住?”
李世民闻言,忍不住哈哈大笑。
“降不住岂不是更好——稚奴性子柔弱一些,而栩儿那丫头钟灵毓秀,蕙质兰心,又做事果敢,有大家之风,若是能娶回家中,以后定然会是稚奴的贤内助,能帮稚奴把家业撑起来,有什么不好?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啊……”
王子安不由哑然。
啊,这——
老李啊,以后九泉之下,千万别说我没帮你,你是非要自己作死啊。
该说的都说了,这个场合,他还能说什么?
人家武士彟这个当爹的在呢,你能说啥?
总不能拦着不让人家给闺女找女婿吧……
王子安又把目光看向长孙睿和李尚道。
长孙睿长得倒是人模狗样的,穿着一身得体的锦袍,站在长孙无忌的身后,颇有些玉树临风的意思。
不过,这年龄,你们是不是有点不讲究。
过了这个年,武则天十一,就算是按照这个时代的算法,那也不过是十二岁,这个长孙睿今天得十八九了吧……
不过,古人这种情况多了去了。
程处默过了这个年,都快小二十了,和他定亲的清河公主也不过八九岁,所以,他就算吐槽,也无处可吐。
总裁总裁我不玩了
站在李孝恭身后的李尚道,年龄倒是差不多,看着也就是十四五岁的样子,小孩长得粉雕玉琢,看着就是一副小白脸的苗子。
小白脸,没好心眼,估计长大了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王子安心中吐了个槽,也不再多说。
小说
这种事,严格来讲,自己没什么特别的立场,除非武士彟或者其他人违背自己徒弟的意愿,强行定亲,否则,即便自己是师父,也不好多说。
“师父——”
武则天见了王子安,不由眼圈一红,直接扑到王子安身边,抱住了王子安的胳膊。
武士彟见状,不由眉头一皱,神色不快地冷哼了一声。
“没有规矩,栩儿,还不赶快给三位长辈见礼——”
武栩紧紧地抿着嘴唇,扬起脸来,眼巴巴地看着王子安。
王子安不由心中一软,伸手揉了揉武则天的小脑袋,扫了一眼黑着脸的武士彟,脸上露出一丝不快的神色。
这狗东西,自家那些狗屁倒灶的破事都撕扯不清楚,还跑自己这里来讲规矩了。
“不用,不用——我就是喜欢这孩子天真烂漫,不拘小节的性子——”
李孝恭顿时笑呵呵地摆了摆手,打着圆场,然后还冲着武则天友好地点了点头。
那笑眯眯地小眼神,就跟看自己孙媳妇似的。
听到这话不要脸的夸赞,长孙无忌忍不住嘴角抽搐了一下,这话是怎么夸出口的,这孩子要是天真烂漫,我把自己带来的礼盒都能吃下去。
李世民也笑呵呵地在一旁道。
“应国公着相了,你这是第一次来子安这里吧,你这是不知道子安这里的规矩——他最讲求率性随心,最烦的就是那些世俗的礼节,来了他这里,你就怎么简单怎么来——栩儿这孩子,我看着就挺好,很有灵气……”
见大家都这么说,武士彟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能生硬地挤出一丝笑容。
“让各位见笑了——”
王子安见小丫头紧紧地抱着自己的胳膊不撒手,宠溺地揉了揉她的小脑袋。
“想来,顾管家已经告诉了你,他们今天的来意。你想要一位什么样的夫婿,今日就好好看看,他们当中可有你喜欢的,有你喜欢的,你就选一个,若是没你喜欢的,也没关系,只管告诉师父,有师父在,没人敢勉强你分毫……”
说着,有意无意地瞥了一眼武士彟。
武士彟:……
若不是有点怵他,武士彟都差点要拍案而起。
我闺女,我闺女!
听到王子安的话后,武则天的脸上终于又恢复了神采。她审视地目光从长孙睿,李尚道和李治的脸上一一扫过,然后淡淡地道。
“我的标准不高,你们之中,谁若是能在诗词,文章,书法,绘画,医术,甚至是弓马骑射上面,有一项能赶上我家师父,我就嫁给你们——”
一听这话,长孙睿,李尚道顿时就有些不服气了,至于李治,他懂个锤子啊。
最 狂 兵 王
一个五六岁的小屁孩——
但李世民,李孝恭和长孙无忌顿时傻眼。
啊,这,丫头你认真的吗?
就这条件,你恐怕一辈子也嫁不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