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天唐錦繡 ptt-第兩千二十九章 臨陣脫逃鑒賞

天唐錦繡
小說推薦天唐錦繡天唐锦绣
尉迟恭顶盔掼甲、全副武装坐在马背上,闻听斥候禀报,双脚踩着马镫站直,极目向着前方眺望,果然见到阴暗的天际有旌旗招展,起先还只是稀稀落落看不真切,但稍许功夫之后,便可见到无数旌旗连成一片,如洪水一般自极目之处涌现,声势浩大。
抹了一把脸上不知是雨水看是汗水,他喝问身边斥候:“身后英国公那边有何动作?”
斥候飞快答道:“程将军正指挥军队缓缓向着咱们后阵压来,看样子是想让咱们继续向前,不能停步。”
尉迟恭骂了一声:“娘咧!”
显然,李勣不放心自己,以这种方式逼迫自己一直向前,一旦停驻,就意味着自己违抗了李勣的军令,意图投靠太子,便会被身后的大军侵入后阵,接踵而来的必然是李勣“格杀勿论”的军令……
这是要逼死自己啊!
他看了一眼身边的宇文士及,对这个有着“谋士”之称的关陇大佬早已失望他透顶,根本不曾给出什么精妙的应对之策,只会说“眼下只能如此”之类没用的话语,这个时候哪里对他报以希望?
只能靠自己!
一咬牙,尉迟恭下令道:“全军听令,全速向北沿着灞水西岸直奔大明宫方向,没有本帅命令,不得与任何军队接战!”
左右将校、斥候微微一愣,旋即齐声道:“吾等遵命!”
各自打马奔赴各处传达军令。
宇文士及大吃一惊,急忙上前欲拦阻:“敬德就算要撤,也得向南撤退才是,大明宫乃是右屯卫所驻守,那边不仅有房俊麾下精锐,搞不好那万余吐蕃胡骑也已经抵达龙首原上,随时准备俯冲而下!”
他没料到尉迟恭于绝地之中居然想出这样一个近乎于无赖的决策——既然你们哪一方也惹不起,那老子不掺合了总行吧?
眼下东宫兵马迎面而来,李勣率军督战于后,干脆直接斜着向北脱离战场,反正有这一卫兵马在手,最终谁胜谁负也不至于非得将尉迟恭弄死……
有仙則名
尉迟恭冷哼一声,直言道:“李勣、太子这两方老子谁也惹不起,要么全军覆灭,要么乱臣贼子!老子撤出战场并非置身事外待价而沽,而是抵达大明宫外之后就地缴械,谁来接收,老子就投降谁!”
他算是看明白了,自己以往也曾自诩是贞观勋臣当中的中坚,但是眼下局势之中,却是最为弱小的那一个,稍有不慎便是灭顶之灾。任何政治述求对于他来说都是奢侈的,没有那个势力却偏要掺合其中,妄图攫取远超于自己实力的利益,这不是火中取黍,这是玩火自焚!
你们爱谁谁吧,老子惹不起,难道还躲不起?
至于向南撤退……且不说程咬金的左武卫正在城南,向南撤退有可能遭遇拦截,即便一路畅通撤往南边终南山脚下,去给你们驻扎在大云寺附近的残余军队站岗放哨、当一个挡箭牌么?
宇文士及疾声道:“岂可如此?敬德稍安勿躁,听老夫一言,这场仗肯定打不起来……”
话音未落,便被尉迟恭打断:“老子不管这场仗打不打,反正老子不能冒这个险!郢国公您也看见了,咱们现在就是两片馍馍中间夹着的一块肉,两边谁都能冲上来咬一口!即便这场仗当真不会大规模爆发,但双方稍作试探是极有可能的,只要冲突一起,咱们便首当其冲,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这时候军令已经传达至军中各部,陆陆续续有军队已经转变方向朝着北边挺进。不仅尉迟恭不能打这场仗,右侯卫上上下下都是精锐兵马,打老了仗的,岂能看不懂眼下局势?没人愿意被夹在中间死无葬身之地!此刻既然大帅下令,自然是求之不得,一队队兵马开始退离原本向西的路线折而向北,速度越来越快,渐渐整支军队数万人在细雨之中狼狈不堪的向北狂奔而去。
尉迟恭与宇文士及随着大军一路向北疾行,想要脱离大队亦是不能,尉迟恭决心已定,宇文士及却是急得火烧火燎,眼瞅着尉迟恭欲置身事外,那关陇门阀的死活谁管?
奉子成婚,親親老婆請息怒 玉生煙
可是眼下右侯卫已经倾巢而出向着内边狂奔,大军开动有进无退,这个时候就算尉迟恭反悔,想要阻止大军继续前进也要付出全军混乱、狼奔豸突的代价……
……
阴云低垂,细雨濛濛,远山青黛,灞水对岸高耸的霸陵屹立于天地之间,似乎长眠于此的那位大汉明主也被这萧杀的战场惊扰了英魂,正从沉睡之中醒来,注视着这片曾孕育汉家无上荣耀的土地,即将展开一番惨烈至极的厮杀。
一代又一代的汉家儿郎永也无法挣脱权力更迭的巢臼,灿烂的文明、威壮的武力,且甚少能够将全部的力量用于对外征伐,反倒是一次又一次在内斗之中将积蓄的元气消耗干净,华夏衣冠在轮回中挣扎浮沉……
似乎每一次沉沦之后,汉家儿郎皆能在废墟之中重生,且焕发出更为璀璨耀眼的光芒,然而轮回无可休止,或许终有一日当汉家沉沦之时,会有强敌入寇,捣毁宗庙殿堂、焚毁华夏衣冠,使汉家儿郎脊梁折断、文明断绝,再也不能恢复先祖之辉煌荣光。
铺天盖地的士兵在原野上奔腾前进,盔甲明亮、刀枪如林,大战一触即发。
天地之间,鼓角声声、细雨潇潇,充斥着华夏龙魂震荡天下哀伤悲悯……
李承乾策骑于禁卫簇拥之中缓缓向东而行,身前身后骁勇善战的兵卒战意昂扬,即将面对十倍于己的强敌却毫无惧色,各个摩拳擦掌,只待大战乍起便冲锋陷阵、奋勇争先。
这样一支军队,足以成为帝王羽翼,荡平不臣、抵御外侮。
然而,李承乾脸上却无半分自矜骄傲之色,心头更多的是悲伤愤懑。无论身边拥戴他的军队,亦或是面前与自己对峙的敌人,皆是大唐休养生息二十年才积蓄下来的国家根基,不仅使得当下的大唐能够傲立于世界之巅,开疆拓土战无不胜,更代表着大唐的未来。
如今却很有可能葬送在这一场权力倾轧、内部争斗的战争之中,大好身躯未能共赴国难、开疆辟土,只能成为某些野心勃勃之辈贪婪权力的踏脚石。
有那么一瞬间,李承乾甚至生出就此返回城内,自辞储位,任由那些野心昭彰之辈执掌帝国的冲动……
……
李道宗策骑落后太子一个马头,观望前方右侯卫营地,面色凝重道:“尉迟敬德狗胆包天,看来是铁了心与李勣狼狈为奸!若是右侯卫当真攻上来,怎么办?”
东宫上下极力劝阻太子不成,现在也只能寄希望于李勣没那么丧心病狂,否则大战一起,不仅整个长安化为焦土,太子更是难有胜算。
李承乾忙抬头看去,只见极目之处无数兵马横亘在地平线上,阴云之下旌旗飘扬,黑压压一片予人极大震撼。
魔法工學師
他收摄心神,到了这一步已经退无可退,还有什么可犹豫的?
咬了咬牙,沉声道:“传令下去,全军速度不变,直抵右侯卫营前,若右侯卫不躲不避,便直接突袭其营地!”
你要战,那便战!
权力更迭、华夏浮沉,自古以来无可更改,尤其是他李承乾能够避免?只希望能够如同史书之上那些中兴明主一般,与混乱之中力挽狂澜、抵定乾坤,杀出一个盛世皇朝!
感受到太子殿下澎湃的战意,李道宗大赞一声:“殿下好气魄!”
当即将随行校尉叫到身边,将太子谕令传达下去。
全军收到太子谕令,更是士气高涨,前边的轻骑兵甚至悄悄加快马速,希望能够快一点与右侯卫接阵,使其缺少反应时间,战斗更快一些打响。
大唐开国至今,东征西讨战无不胜,造就了一大批以军功封爵的贵族,所有人都知道这是王朝开国只是的惯例,待到四敌蛰伏、天下升平,再想以军功封爵则难如登天。
眼前这一仗,很可能就是十几二十年之内最大规模的一场战争,此战之后帝国消耗严重,只能致力于内政,再不复先前开疆拓土之辉煌,想要攫取军功、禁卫贵族,时不可失。
马蹄铮铮,踩踏地面泥泞溅起一片泥水,两支军队相向而行,越来越近,近到冲在最前的兵卒几乎可以看清对面的面容。
“准备战斗!”
东宫六率的校尉忽然大喝一声,周围兵卒瞬间减缓速度,与行进之中调整队形、排列成阵,马蹄与脚步踩踏着地面,沉闷的声响似乎将整片土地都掀动起来,盾牌兵在前、长矛手在后、弓弩手再后,数千东宫六率兵马做好了攻击前的最后准备。
校尉紧了紧手中横刀,挽住了马缰,气沉丹田正欲扬声开气发出进攻指令,忽然见到前方右侯卫部队出现一阵骚动,然后冲在最前的骑兵扛着战旗,齐齐一勒马缰,与两军阵前拐了个弯径直向北狂奔而去。
姐妹房間的夜晚
“……娘咧!”
校尉急忙将到了嘴边的进攻命令咽了回去,差点岔了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