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小說 洪荒之聖道煌煌-第七百七十章 此去泰山招舊部,旌旗億萬定千秋!

洪荒之聖道煌煌
小說推薦洪荒之聖道煌煌洪荒之圣道煌煌
时光时而倒流,时而加速,岁月的尽头,是一场大逃杀在上演。
女娃追杀文命,上天入地,踏破古今未来,走遍了诸天万界。
十年。
百年。
千年。
……
文命凭借着河图,使用着非凡的手段,每每于被捉拿镇压的绝境边缘,总能捕捉到一线生机,得以逃出生天。
河图洛书,无愧于是被太昊承认的易道至宝。
它既是总述了天道四九,也掌握了一线生机,在万变中求不变,在不变中求生机。
一路逃亡,一路险死还生,让追杀的女娃都惊到了。
她有太易道行,直线追捕,自然是无解的。
可,掌握了河图的文命,那弯道是真的快!
她望着只差一线就逮到的、仓皇逃窜的背影,不禁发出了感慨。
“难怪!”
“伏羲会如此器重你,让你掌握了河图,潜入了我掌控的地府……你在对他的道路的领悟上,的确是惊艳,堪为衣钵传人。”
“可惜啊!”女娃迈步,继续追了上去,“你要是能拿着所谓的开山斧,还有点看头。”
“说不得,还有一线逆伐于我的希望。”
“可惜……可惜!”
“久守必失,久逃必殆。”
“你如此逃亡,总有逃无可逃之时。”
女娃很淡然,因为她自觉胜券在握。
随着那时光的推移,她的道痕、气息,逐渐钉死了一种又一种的生机变数,封锁了河图能变化的根基。
正如她所说的那样,总有一日,文命会无处可逃!
不是河图不行,不是易道太差。
只是两人表现出来的道行差距,比天地更遥远,比沧海更广阔。
文命能逃到现在,河图已经是立大功了!
正常来讲,等闲水平的大神通者,面对女娃,此刻早已经是骨灰都凉透了。
“投降吧!”
女娃惜才,再度劝降,遥遥传音,“我可以不杀你,只是要你给我跑跑腿。”
“做梦!”
文命亡命天涯时,也不忘冷哼回敬,宁可活受罪,也要死要面子。
这让女娃叹息。
——又是一个不见棺材不落泪的家伙。
岁月悠悠,这一对警匪上演着生死时速,速度与激情狂飙。
直到某一天!
在无尽时空的一角,在岁月长河的一段支流,文命站定了脚步。
河图垂下的雾气覆盖着他的身形,天机被错乱,让这里的一切看起来都是迷蒙的。
“咦?你不逃了?”
女娃紧随其后降临,咂咂嘴,有些意外,又有些意料之中,“也是,你也差不多无处可逃了。”
“怎么样?是不是认命了?”
女娃摩擦着小手手,意味深长。
这番姿态仿佛在表达着什么意思——
你不体面,我就帮你体面!
不过,文命却是丝毫不在乎。
“认命?”
他轻笑,漫不经心的摘下了一直以来的倚仗——河图,信手就掷入了岁月长河中,也不知道会砸到哪个幸运儿。
“我觉得,这个问题……其实应该是我问你才对。”
文命的气质变了。
在此刻的女娃眼中,他一下子多了不可测度的神秘尊贵,沧桑深邃覆盖了双瞳……被其凝视,女娃一下子浑身上下汗毛倒竖,如同是调皮捣蛋的熊孩子撞到了严苛的长辈手中!
大危机!
女娃瞬间悚然,脚步在倒退,要从此间遁走。
然而,莫测的法度,不知何时笼罩了此地,自无中而生,从未名而至,凶险无边,打断了她跑路的步伐。
“其他的地方,都差不多了……唔,也该是摊牌的时候了。”
文命抬头,仿佛凝视着什么,而后自言自语的判断着。
如此姿态。
如此作为。
浑然不把女娃放在眼里。
他也的确是有这份能力的!
当一片朦胧的仙光自其体表散发而出,华丽的变身,让女娃瞪大了双眼,干咽着唾沫,深深的怀疑起人生来。
“怎么样?”
“意外不意外?”
“惊喜不惊喜?”
文命……不,是东华帝君!
他微笑的看着女娃,话音中很是意味深长。
“不仅是你没有死……”
“其实……”
“我也没有死透呢!”
“我即使死了,都要从棺材里蹦出来找你……怎么样?”
“开心吗?”
“激动吗?”
“不要谢我……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东华帝君语气温和,可女娃却只觉得,自己仿佛是坠入了黄泉地府最冰冷、最绝望的地方。
夭寿啊!
“兄长……可太看得起我了!”女娃有些热泪盈眶了,“不惜诈死,也要蹲我一手!”
“可我记得……当初明明是帝俊驾驭屠巫剑,引动人道力量将你打死的啊!”
女娃觉得,自己应该做个明白鬼。
“你不是早应该有所察觉了吗?”东华似笑非笑,“太昊跟人道暗中交易,父子间没有隔夜的仇……”
“你杀了飞廉,都能给拉起来……人道杀的我,又怎么不会暗藏玄机?”
“毕竟,我死的这些年,宇宙法度缺失,人心不走正轨……还是很需要我这样兢兢业业的打工人的!”
东华淡笑着,自嘲了一番。
可女娃笑不出来,她艰难的咽着唾沫,“咕咚”的好大一声,“你都说了……连太昊和人道,父子间都没有隔夜的仇……”
“兄妹的话,更不应该了对吧?”
“理论上是这样的没错……”东华的眸光闪烁,“不过……”
“我东华揍的你,跟太昊又有什么关系呢?”
他一个大喘气,贯彻着不当人的真实。
“我可是超记仇的……毕竟迟到的正义,我可不喜欢。”
“总要给不知死活的家伙以制裁!”
东华说的话,杀气腾腾,很吓人。
“你看……帝俊在羽山杀了我。”
“结果呢,我化身文命,直接拿开山斧劈了重华!”
——我!东华!记仇!
就是这么干脆直接。
“不过,看在我们之间的关系,我还是愿意给女娃你一点机会的……”东华帝君垂着手,含着笑,“你可以先逃一阵子。”
“然后,我再追上去,对你镇压。”
“怎么样!”
“够可以了吧!”
“真哒?”女娃眼神亮了。
“嗯,真的。”东华点头。
“嗖!”
一瞬间,女娃就动了。
很果断的,她开始了逃亡,一点战意决心都没有。
不是她怂、惧战……而是真的打不过,上去就是白给!
是。
没错。
女娃这个身份,是女娲倾注了不少心血,有不弱的战力,可横扫普通大能。
可是,这也要看跟谁比!
东华帝君!
从龙凤纪元就开始活跃,先后担任龙族总参谋长,天庭大法官,妖族大司命,人族东夷最高领袖,铭刻尊号于万古,世称“东王公”,是仙道魁首,众仙之王!
对上他,有苍龙大圣前车之鉴,被生生杀成了太易中的地板砖,郁闷了好长一阵子,才重新爬回来。
这样的对手,不是娲皇归来,亦或者是后土降临,根本没法打!
就凭女娃这小胳膊小腿……还是算了吧。
女娃第一时间选择了开溜。
然而……
她溜着溜着,又溜回到了东华的面前。
女娃悚然,察觉到了不对劲。
不知何时。
规则早已被改写,彻底封死了退路。
想要传讯,却也被遏制了!
“你耍诈!”女娃苦闷,很想吐血。
“跟你学的呀。”东华只是笑笑,“是谁?在地府里钓鱼来着?”
“所以……我现在做的事情过分吗?不过分!”
“玩心眼……你玩的过我吗?”
东华啧啧感叹,“什么是请君入瓮?这才是!”
“现在,你逃完了吧?”
“逃完了,那就该我表演了。”
东华微笑着,伸出了魔爪。
女娃英勇的抗争,她破釜沉舟,背水一战,竟然是那样的悲壮!
……
无前无后,难定过去未来的岁月支流中,有着历史性的反转。
不过,这就不为世人所知了。
在至强者定下时光的法度中,它或许是发生在过去,也可能是发生在未来……一切,由赢家说了算!
太易的道果成就,本就是不怎么讲理的。
一位至强的帝君,亲自出手封杀靠诈尸偷渡到新时代的英雌,让她缴交这些年欠下的税金,并且还是强制执行。
相关的知情人,默默的为女娃祝福了一下,而后便施施然的降临了地府。
——轩辕!
他一步一个血脚印,伤的很重,人道的战车更是不知何时都凋零了、失落了。
女娃曾经猜对了一些东西,却也猜错了一些事情。
的确。
考官和考生,那的确是一伙的。
顶替名额,更是其中自有微妙。
但!
最关键的地方,考官没有放水!
而考生……也没有作弊。
正如屠巫剑被羲皇斩出,直指苍生内心深处的喝问一般。
——这作弊,能欺骗别人,难道还能欺骗自己的内心吗?
人道的内心清楚。
尽管……它上房揭瓦,淘气活泼,翻脸如翻书,属实欠揍……
但!
它依然是个好小孩!
或者说,它期望能变成一个好小孩!
所以,它将直面暴风雨,亲自走一段自我救赎的路。
它拒绝了所有的救世主。
它要自己成为自己的救世主!
为曾经年轻时候犯下的错,自己去进行改正!
‘犯错,不是问题。’
‘谁能永远正确,绝不犯错呢?’
‘所以,犯错不可怕。’
‘可怕的,是一错再错,一错到底,死不悔改。’
人道回首过去,风曦代其反思。
如果没有犯错,教育的意义又何来?
这就是为了不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
人道要自我拯救,承认过往的错误,直面过去失败的人生。
因此,当屠巫剑斩下,当开天斧殉爆,当跨时代的兵戈降临,它没有逃避,也没有作弊。
它去直面,承受无边的伤害。
轩辕首当其冲,战车都破碎了,只为去给世间化解一份灾劫。
否则。
九州结界,能不能顽强的庇护住一方净土,还是个问题!
不过,这仅是开始。
空間 醫藥 師
神醫萌妃:妖孽帝君太腹黑
人道,还要击败过往的旧痕,证明自己在前行!
而且,是堂堂正正的击败,而非取巧!
这一次,轩辕彻底跟后土分道扬镳了。
他们道不同,不相为谋。
后土杀到了岁月的源头,决定要靠绝对的武力,生生捶爆羲皇,以打死考官的方式通过考核,避开意识形态的交锋论证。
她选择的是解决制造问题的人的途径。
而人道呢?
它决定脚踏实地一回。
于是,轩辕来到了地府。
甲衣染血,但他的脚步却依旧坚定。
出入于轮回的本源重地,这里早已被杀伐的劫光所笼罩,凶险至极——这才是常态。
像先前那样,能被文命平安踏入……这纯粹是女娃在钓鱼。
寻常时候,那都是无差别轰杀!
只是。
这一次,当轩辕迈入,无尽杀光罩体,却没有伤到他丝毫,反而有种温暖与契合。
只因他身上多了种气息……那是曾经风·九九九·曦,担任酆都大帝的一段经历,在地府中留下的最深沉痕迹!
酆都!
他在位的那些年,以身背负了人道无数的罪孽,感受万千亡魂的痛苦,重燃他们的一点善念。
——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
那,若是已经体会了苍生的那份痛苦了呢?
是不是可以有资格去劝说一声,让亡魂们清醒理智,短暂的为世界、为时代,抱有一点微不足道的善念?
酆都的实力,在地府算不上无敌,跟后土差距不小。
但,他折服了太多的鬼神亡魂,让他们尊他、敬他……于是,不王而王!
地府之中,鬼魂当家作主……所以,酆都便是半个地府的主人!
后土不出,谁与争锋!
不过,单只有善念还是不行的。
只是一个“圣母”,品行高洁无瑕,让人敬重,令世人尊崇,但于大局无益。
于是,一柄长剑出现了。
轩辕剑!
其前身,是东华帝君耗费无数心血,铸就的神剑,承载了律法之道。
它要让世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平息亡魂念头中的最后一点不甘,贯彻阴德,铭刻千秋。
从此之后,不止有理想,还有行动!
酆都大帝,东华帝君……两条道路汇聚,共呈于轩辕之身。
他让地府的天……变了!
浩瀚的杀伐劫力,于他无损,轮回在亲近他,不愿也不肯伤他丝毫。
甚至,主动应和他的意志,自动自觉的助他瞒天过海,欺骗蒙蔽了女娃落于此间的意志!
这种情况若是被女娃知道了,怕是一句“小没良心的”,就已经嚷嚷出来了。
轩辕没有理会这些旁枝末节,仅是平静的行走着。
他走过千宫万阙,看着似曾相识的景,眼底中有几分感慨。
庄严的净土。
神圣的殿堂。
这其实就是当年,后土打捞后世人族英杰的场所再现啊!
也就是在那时。
人道觉醒的闪光,被女娲给捞上来了,为这个时代带去了前所未有的冲击。
由此,女娲开启了大起大落落落落落的愉快神生。
她冲上了高峰,却也一脚踏空,下面是万丈悬崖。
轩辕眼中有回忆,有缅怀,进入到了后土办公的殿堂。
他并不担心会被逮住……因为他知道,早已有人去反手钓鱼了。
他也不担心会被徘徊于长空的后土意志所发觉,因为鬼神亡魂齐心,为他所承负的那份人道的希望的种子,遮掩了后土的视野。
推开殿门,轩辕静静的看着华丽无边的地府兵符,手伸了出去。
不过,在行将触碰到之时,他忽然笑了,手收了回去。
“今朝……”
“我何须此物?”
“得国须正,万战余生。”
“人道苍生,要为自己的命运当家作主……”
“所以……”
“区区兵符,区区大义,区区名分……”
“重要吗?”
“不重要的。”
轩辕幽幽叹息,再不看一眼,转身便走了。
他的背影很洒脱,看淡了这份地府的权威。
还有谁的权威,能胜过这天下无数的苍生子民?!
他为苍生而战,为千秋万世的子民而战……当他做出了这样的决定,更是贯彻了这样的决心,付诸于行动。
在那一刻,他便是最尊贵的领袖者!
又何须地府主宰——后土的印信权威加持?!
他……理应是后土的上司!
轩辕方是主帝,后土仅为属神!
“没有兵符。”
“没有授权。”
“我一样能带领苍生,打赢这一战。”
“从地府借兵……”
“如果没有正式的调令,那就让亡魂鬼神们志愿参战吧……让他们自己决定时代的命运,决定洪荒的命运,决定未来无数纪元,后代苍生的命运,究竟走向何方!”
“此去泰山招旧部,旌旗亿万定千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