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我獨仙行 ptt-第2410章 硬抗尊者閲讀

我獨仙行
小說推薦我獨仙行我独仙行
卷十六 域外之争
第2410章    硬抗尊者
在场诸人一下子怔在那里,焦茴乃堂堂大罗金仙,什么样的疼痛会让其如此不堪?
魏敕公子上前一步,袍袖一抖,一片霞光飞出将焦茴笼罩,只是此举没有丝毫作用,反倒让惨呼声愈发凄厉。
目睹这一幕,夜郎王的嘴角狠狠抽搐着,这样刻骨铭心的滋味,轮回百世都难以忘记,现在想起,后背都一阵冰寒。
“太过分了!”
魏敕公子明显有些色厉内荏,狠狠地盯了过来,面色变幻,“姚圣子,你这是想和本公子为敌了,即便之前矿场之事是件误会,你为什么要对付焦茴?”
“误会吗?焦茴,之前你求我带你出来时,我已经警告过你,要实话实说,要不请两位长老直接搜魂?”黑衣悠悠道。
“不……姚圣子,我错了……”
短短一瞬,焦茴就如同从炼狱中走了一遭,躯体犹如遭受千刀万剐,最让他难以忍受的,却是灵魂像是被无数利箭来回穿刺。
生不如死!
“饶过我……我说!”
修行无数岁月,他何曾受到如此折磨,短短几个呼吸的功夫,衣衫已经被冷汗侵透,加上之前在妖物体内已经被吓破了胆,此时和一介凡人没什么两样。
黑衣嘴角微扬,看似随意地屈指一弹,一丝黑芒闪烁即逝。
诡异的,那焦茴当即就停止了惨呼,瘫软在那里,像虚脱了般。
万灵诅咒所伤害的不仅仅是肉 身,最大的重创来自灵魂,任何磨难痛苦也无法形容那种非人折磨。
“焦茴,你不要乱说!”似乎觉得不妙,魏敕公子声音冰寒,阴测测地警告道。
只是此时焦茴已经被彻底吓住,艰难地抬起头,“公子,不要怪我……之前你安排我带姚圣子前往矿场,甚至诬陷姚圣子,我都照做了,可我为了此事被妖物吞噬,如果不是姚圣子相救,此时连性命都没有了……”
“那又如何?从你跟着本公子的那一天起,性命都是本公子的,不会现在反悔了吧?”魏敕公子无动于衷,冷笑连连。
焦茴惨笑着,“公子所言极是,可我跟了公子,所为的正是那些修炼资源,眼下连性命都不保,要资源还有什么用处?”
“两位大人,此事皆因我家公子贪图圣子之位,这才让我……”
“住口!该死!”
魏敕公子怒喝一声,单手一晃,丝丝规则之力交错,就拍在了焦茴身上。
“砰”的一声闷响,血肉横飞,一位大罗金仙就被拍成了肉泥,连元婴都没能逃出。
在场诸人谁都没想到,这魏敕公子竟如此狠毒,一掌就将焦茴给拍死了。
“嘿嘿……此事就是本公子做的又如何?”
魏敕公子的面目狰狞,甚至带着一丝疯狂,“圣子之位原本就是本公子的,你姓姚的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野种,不自量力,还真以为自己是天选之子,如果不是总管大人老糊涂了,会让你这个野种坐上圣子之位?”
发泄了一通后,魏敕公子心中稍微平静一些,冷笑一声,
“此事你如果还要纠缠不清,只管去神王大人那里去告状吧……荣升大人,我们走!”
此人转身就要离开,却听到一阵鼓掌声响起。
“啪!啪!”
黑衣上前一步,面带微笑,掌中托着两颗晶莹石块,“魏敕公子果真好胆色,竟说总管大人老糊涂了……”
“胡说八道!该死的,你在信口雌黄!”
这时魏敕公子的脸瞬间变得煞白一片,总管大人在神族,甚至整个域外之地,都是至尊神明般的存在,刚刚他气极之下,随口一说,可此时再想起,连魂都要颤抖了。
不能承认!
否则就是神王大人知道了,也难以保全自己。
没想到黑衣根本就没有看他,转身对着两位长老随手一抛,一颗石块就飘了过去,
“两位长老作证,这是刚刚的留影石……”
“什么?”魏敕公子一下子傻在那里,脑海中“嗡嗡”作响,一片混沌。
而令长老看着手中的晶莹石块,面露为难,此事魏敕公子说了不假,可也只是随口一说,换作他人,对总管大人不敬,早已一巴掌给拍死了,可魏敕公子不同啊……
两位长老对视了一眼,令长老干咳一声,嘴皮微动,传音提醒道:“姚圣子,这魏敕公子不能得罪,要不……此事就算了?”
“算了?不行吧,这次我是受总管大人之命,专程前来拜见他老人家的,如果两位觉得为难,此事我自行向总管大人汇报的,这里同样也有一块留影石的。”黑衣摇摇头,毫不客气地晃了晃手中石块。
“该死!荣升大人!”魏敕公子尖叫一声。
而与此同时,“轰隆”一声巨响,天地巨颤,随着天空陡然一暗,一道庞大的虚影诡异地出现在黑衣上方,伴随着一股无边无际的磅礴气息呼啸而至,那虚影抬起一只如擎天之柱的巨脚,狠狠踩落。
这一击足以震裂苍穹,却是荣升尊者施法,务必要一击即中。
堂堂一位尊者竟行偷袭之事,连一旁的夜郎王都大吃一惊,双臂疾扬,两只森然白骨利爪划破虚空,朝着那巨象疾抓而去。
可这样还是慢了一步,黑衣只觉得周身一紧,似乎有座巨山凭空出现,一下子就将自己死死压住。
BlurryEyes
目光所及处,夜郎王的两只利爪已经出现在视线内,可他心中清楚,在这之前,巨山已经将自己给压成肉泥。
“啊!”
黑衣狂吼一声,背后轰然生出一尊天地烘炉,无尽的规则之力汹涌喷薄,转瞬间那些恐怖的压力就消弭于无形。
如果说天地都被巨象之威所笼罩,而在黑衣四周,这尊烘炉却硬生生地撑起了一道绝对界域,任凭巨象威能无侑,却难以侵蚀分毫。
而下一刹,他的周身金芒大放,化身三头六臂的模样,周身燃起七十八道璀璨玄关,六臂握拳,同时打出不灭神拳。
一股诡异的规则之力在身前弥漫,无尽的星芒化作一道霞光反卷而上。
六只拳头和那只庞然巨脚狠狠地撞到了一起。
“轰!”
大片的空间崩裂,高空风暴疯狂肆虐,天地都被震荡成碎片,百里方圆的黑洞凭空出现,那是被恐怖巨力生生打穿。
一道身影似流星般从爆炸的中心倒射飞出,身形中空中急速翻滚,洒落一片金色血雾。
“主人!”
夜郎王大惊失色,如果主人有个闪失,自己先会受到诅咒反噬,利爪蓦地暴长,带着森然寒芒,和巨象再次撞到了一起。
连绵的爆炸声不绝于耳,空间扭曲坍塌,两位尊者争斗,眼看着万里方圆都要被波及。
两位长老同时色变,各自探手朝前虚空一按,一道道无形的规则之力弥漫开来,震荡的空间终于平息下来。
從士兵突擊開始的特種生活 孩子一樣的熊
百里之外,黑衣的身躯摇摇晃晃,勉强站直,面色有些苍白,带着一丝苦笑。
和尊者之间的差距还有些明显……
“小心!”
就在混乱之际,金浮子却惊呼提醒着,同时化作一道流光极速扑去。
在黑衣的身后,竟无声无息地多出一道身影,正是魏敕公子。
此人面色狰狞,目中闪过森然杀机,单手一探,朝着黑衣头顶抓落。
如果真被抓实,纵有滔天之威,也要饮恨当场!
看到这一幕,两位长老面色一变,竟闪过迟疑神色,稍微顿了顿,令长老才扬声道:“魏敕公子……”
夜郎王和荣升尊者战在一起,毫厘之差都凶险万分,根本不能分心,金浮子距离太远,有心无力,而两位长老看似着急震惊,却没有真正出手阻拦。
至于黑衣自己却在重创之后,被魏敕公子欺到了近前,一时之间,他竟深陷绝境中。
“结束吧,野 种,这神族之地根本就不是你该来的……”
魏敕公子狞笑着,五指叉开,道道寒芒激射飞出,下一刻就要将对方彻底灭杀。
“就凭你这样的蠢物?”
就在这一刹,一道冷笑声突然在耳边响起,一只大手蓦然探出,一把竟将那只利爪给死死抓住。
“不好!”
魏敕公子暗叫一声,面色狂变,周身金芒爆闪,身后浮现出一道三头蟒蛇的虚影来,此蛇浑身布满了金色鳞片,三颗狰狞脑袋同时吞吐着紫色蛇信,“噗嗤”一声,喷出大片的紫黑气息,所过之处,虚空响起密集的“呲呲”声,成片的空间扭曲湮灭起来,显然是剧毒之物。
大片毒雾滚滚地冲着黑衣一卷而去。
此人也算是手段通天了,眼见着偷袭不成,毫不犹豫地祭出毒雾,根本不给喘息之机。
超級母艦 小說
而魏敕公子对此剧毒颇有把握,就是尊者修士猝不及防下,也要手脚忙乱一番。
可令他意外的事再次出现了。
汹涌毒雾将黑衣包裹,却见对方大口一张,猛地一吸,滚滚毒雾竟朝着口中狂涌而入,如同巨鲸吸水,转眼这片空间就没有一丝毒雾了。
“你……毒修!?”
这个发现让魏敕公子惊慌失措,还没有其他动作,一股巨力从手中传来,他的身形一个踉跄,就被扯着飞了过去。
生死攸关之际,这位魏敕公子并不是普通修士,瞬间就镇定下来,另一只手蓦然掐诀,口中念念有词,显然在催动某种秘术。
不料,就在这一刻,一道乌光诡异地一闪,伴随着一阵大叫声。
“你大爷的,本石忍你很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