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萬法無咎 起點-第四十四章 氣運落實 身成五像分享

萬法無咎
小說推薦萬法無咎万法无咎
因轩辕怀处于静坐之中,归无咎惊鸿一瞥,忽然望见各自背后的“气象”。
轩辕怀似乎处于一道阴影之中,那无形虚影仿佛山岳,挺拔独出,浑然恣肆有称雄之气。而归无咎自己,亦处于一种奇妙的气象内,犹如独立于无穷瀚海,四维无际,深不可测,仿佛日月升降,尽出其中。
二者比较,还是自己更胜一筹。
归无咎豁然省悟,这是因为“气运”的优势。
归、轩二人之气运,经由末拿本洲之中的巧妙经营,可谓超出群伦,远远胜过无负此类机缘者;就是再下一等的杜念莎等四人,也与其有不小的差距。二人之间,归无咎又胜过了轩辕怀。
但是处于极高的层次之后,因为本身的力量已然十分雄厚,所以想要借此克敌制胜,其实甚难。别说归、轩之间,就是轩辕怀对上杜念莎,虽然可以轻易抵消和压制杜念莎的气运加持,但只凭此道就铸成胜势,还是十分不易。
但“紫虚之卦”却是这样一道妙法,将双方虽是高下相形、却又自守分界的局面打破了。在此法运营之下,归无咎气运更胜的优势,兑现于卦象的几率之中,从而在想象不到的地方破局。
此时轩辕怀暂避锋芒,归无咎无心久候,来到了“四叶草”虚悬之处。
归无咎伸手摄拿。
就在即将触及宝身之时,一阵阵异光涟漪泛起,那人物波纹一阵摇荡,最终稳定形迹,依旧是“轩辕怀”的相貌。
归无咎面露微笑。
他已然感受到,面前这“轩辕怀”,已然较第一次出现时气机衰落了些许。
毫不犹豫,指尖对虚空一点,已是一道空蕴念剑浮现呈形,宛若静水湖泊之中忽地浮起一只狭长的游鱼,缓缓逐去,幽深冷寂。
对面“轩辕怀”以剑光相迎。
两道世间至高的剑意相交,如水面生出乱纹的破碎之象,纷纭难定。
重归于寂之后,清楚可以看见归无咎气象饱满,似乎处于一个极大极充沛的光晕之中;而“轩辕怀”的气象却愈发衰竭了三分。
心中念头演算无差,历历分明,当在三招之后分出胜负。
第一剑……
第二剑……
第三剑……
第三剑乃是水到渠成的一剑,此时“轩辕怀”已然到了归无咎的斩杀范围之内,归无咎毫不犹豫的动用了空蕴念剑最原始的用法——荡物咒杀类法门。
果然,这一剑下去,“轩辕怀”的气机被彻底泯灭,丝毫不存。四下空空荡荡,唯余空蕴念剑的精纯气机周流滚动,宛如海边潮音。
归无咎伸手去拿。
所谓“念头永驻”,自然指的是在末拿本洲之中的“无心映射”永存不灭。这是不知多少上境大能的终极目标,效用之奇,几乎到了可惊可怖的地步。甚至归无咎心中还有几个猜想,有待印证。
不料几乎肌肤触及的一瞬,那“四叶草”骤然一消,“轩辕怀”又重新浮现出来,依旧是那气机较全盛之时略逊的模样。
归无咎重出三剑,将其杀灭。
但轩辕怀再度复现。
如此反复七次。
归无咎眉头一皱。
万青冥设立这道机缘之时,其实构成颇为巧妙。
他立下两个条件,并非是两个条件都满足了,此宝之秘便现之于世;而是只要满足第一个条件,你就具备了“看到”这机缘的资格,并且明了因果原始。
至尊 劍 皇
但是此时却是“看得见、摸不着”,等你真正想要攫取机缘之时,它会判定你是否满足第二个条件。若不满足,不但不能取得机缘,且他会将“缘由”照影出来。
所以当轩辕怀出手摄拿宝物时,浮现出来的是归无咎;而归无咎摄拿宝物时,浮现出来的是轩辕怀。以提示二人尚未达到“一界当世无敌”的条件。
其中搅动因果之意,昭然若揭。
可是自己明明是胜了。
那就只说明一件事——在这道门户、这方至宝的判定中,此战并未结束。
轩辕怀虽然输了一招,但是并非如归无咎预料的那样,拆东补西,败局不可动摇。
归无咎目光骤然一凝。
缓步来到轩辕怀打坐调息的十丈之外,静静等候。
胜于概率的幸运,亦可谓“胜之不武”。既然如此,那就再胜一次,而且是要“完胜!”
不到一个时辰,转瞬即过。
轩辕怀覆盖身躯的那宛若绵延界空相隔奇妙法术,宛若只是一道幻术一般,在无形之间消融。
其人相貌,亦为之一变——
变成了四叶草中浮现的那道形象,抽象线条和乡土少年的结合体。
归无咎心中骤然明悟。
这,才是轩辕怀的真正形态。
以理而言,那抽象线条状的轩辕怀,缥缈而不可测度;那乡土少年形象的轩辕怀,更近乎于真人。二者相结合,等若是“中和”了一下,其气象理应介于玄虚和笃实之间。
但此时一望,却并非如此。
这混合形态的轩辕怀,反而更“真实”了,较之原先那乡土少年形象尤为真实。
原来那乡土少年形象的轩辕怀,虽然淳朴憨厚,始终面上含笑,其接地气的程度几与真人无异;但于外人而言,却始终难以与其同心共情。而此时此刻,归无咎却似有一种能够和轩辕怀“心意相通、情绪相通”的感受,迎面涌来。
轩辕怀此时的心绪,谈不上负面;却是一种异常的激烈。
道境之下,已然完全分辨不出轩辕怀与“人”的差别了;唯归无咎此时以心通万古的超迈心境临之,还是感受到似乎有一线微妙差别。
良久之后。
归无咎缓声道:“既然轩辕道友尤有余力,就请展示手段吧。”
归无咎看得分明。
轩辕怀的确是以法力补足了受“紫虚之卦”的倍击之创,而非无端恢复至最圆满的状态。那么他要与自己争衡,所仰赖的必定是一种极高明的神通道术。
甚至隐约想到,这或许就是心情先生所授的真正底牌。
原本归无咎以为,轩辕怀重塑八剑,复现辰阳初祖之气象,便有心情先生的见解指点。但此时回想起心情先生为人,此人虽是道行超凡入圣的域外大能,但行事却偏于务实而具体。若要笃定令轩辕怀胜过自己,单单境界上的提高是不够的。
以此人的路数,极有可能留下一种具体的“手法”。
轩辕怀忽地一声叹息,道:“动用此术,胜与不胜,又有多大差别?”
话音未落,他已两袖一抬。
似乎有莫名的玄妙气机微微震荡,轩辕怀的左手边,又出现了一个“轩辕怀”,依旧是抽象之形和乡土少年的混合形象,但是和现在这具身躯,又有细微不同。
只见这两个“轩辕怀”左右双掌一合,似乎有两个淡淡的影子浮现。归无咎眼力高明,已判出是轩辕怀的两大原始形态——乡土少年和空灵线条的虚影。
二影一阵交织,又有两个“轩辕怀”浮现出来。
一生二,二生四。
絕世魂尊 小說
同时四个“轩辕怀”中各有一道残影析出,向前迈出一步,汇合成一个实体。任谁见了,心中都会生出信心——这才是轩辕怀真正的“真身。”
一个真身,四化身,总共五个“轩辕怀”,站成一排。虽然形貌各有微妙不同,但就“真实”这一条而言,却都没有差别可言。
归无咎双目一合。
他心中隐有预感,这决计不是想象中变化分身、以多为胜的法子。当中最为生动充沛的,是隶属于“时间”和“精神”两道的法则。
一个“轩辕怀”指尖剑气流布,上前挑战。
归无咎出手接招。
又一个“轩辕怀”出手。
归无咎抵挡。
第三个“轩辕怀”出剑。
归无咎以“空蕴念剑”消弭。
……
但是奇怪的是,当“归无咎”出手迎敌之后,似乎还有一个“归无咎”停驻在原地。连续拆分之后,连“归无咎”也变成了五个,一个归无咎抵住一个轩辕怀,十人战作一团。
此时,小界之中光华骤然一亮。
恢复清净。
哪里有什么十个归无咎、轩辕怀?
分明只有一个归无咎、一个轩辕怀,各自双目紧闭,似在梦中。
若是有旁观者经历了方才的一切,势必惊悚已极,不知这是归、轩二人中的哪一位施展的幻术?
这的确是幻术;又不是幻术。
在一片一望无际的海洋中,乱石点点,岛如散星,紫气密布。一个背负双剑的挺拔青年,背负一只行囊,和一个长发披肩的白衣青年作战。
只是所动用并非法力,而是一道道浅色光晕——二人却都只是灵形境界。
一座古怪的山门外,寥廓草原之上,归无咎和轩辕怀正在激斗。丹煞纵横,烟尘滚滚。
一座密封的小界之内,气息时升时降,时粗时精。归无咎和轩辕怀二人,各自动用空蕴念剑和辰阳八剑中最精微的手段,战成一团。
一道形似琉璃天的明环之中,两种颠倒主客、极为激烈的博大意蕴相互激突干涉,影响波及数十万里。
青天之上,渺渺星河,两颗明星闪烁不定,时时荡漾着粉碎星辰的伟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