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言情小說 神級農場-第二千一百七十八章 一擊制勝閲讀

神級農場
小說推薦神級農場神级农场
夏若飞使用《灭神》这个精神力战技已经相当熟练了,凝聚精神力之针也非常的顺利。
而他尝试着分出一丝心神稳定住之前凝聚的精神力之针,然后继续凝聚新的,同样也非常的顺利。
实际上,在以往练习的时候,夏若飞就发现这精神力之针凝聚出来之后,稳定性还是非常强的,最后都是需要他自己主动用精神力去拆解才能消散掉,所以今天才会做这么一个大胆的尝试。
更重要的一点原因,是精神力攻击和物理攻击有一个最大的区别,那就是精神力攻击几乎可以无视距离,当然,并不是说无限远的距离也能实施,这是必须在精神力覆盖范围内的,而且距离越远,效果自然也会越差。
但从本质上说,精神力的传播极限速度基本上接近光速了,在这个擂台这么小的范围内,是完全能够达到心念所至,精神力瞬间抵达的效果的。
这样一来,阵法内外时间流速差就可以忽略不计了,夏若飞完全可以在阵法内如臂使指地操控阵法外的精神力之针。
夏若飞计算过,郭晋的攻击进入阵法范围内,至少需要一秒半到两秒的时间。
这也就意味着,他可以拥有两到三分钟的时间。
这么长的时间,他至少可以凝聚出二十枚精神力之针了。
武逆九天 小說
这样一来,虽然达不到罗鸣沙的精神力战技那种,精神力之针多如牛毛漫天遍野的效果,但《灭神》战技凝聚出来的精神力之针,威力是超过罗鸣沙的精神力之针很多的,二十枚以上这样的精神力之针同时去攻击识海,破坏力是相当惊人的。
夏若飞一边分出一丝心神去稳固已经凝结完成的精神力之针,一边还在关注着郭晋的情况,以便自己随时发起攻击。当然,他也并没有停止凝聚精神力之针。
一枚又一枚的精神力之针被凝聚出来,就这样悬浮在夏若飞周围,虽然没有丝毫锋芒,但却隐藏着惊人爆发的破坏力。
高空中,三位大能前辈也在关注着夏若飞在阵法内的一举一动。
唯一 小說
虽然夏若飞的动作经过了九十倍的“快进”,但是这些大能前辈们依然能清晰地观察到每一个细节,而且他们之间已经改为用精神力交流,速度也是极快。
梅芳菲倒吸了一口凉气,精神力波动传音道:“这家伙够贼的呀!”
雲惜顏 小說
朱绩也在一旁补充道:“还够狠!”
青玄道长也有些无语,说道:“《灭神》战技这样用,这小子还真是蝎子拉屎独一份啊……”
高空中的前辈大能们飞快地用精神力交流着,而台下的众人却根本分辨不清楚夏若飞在阵法内的动作,因为被加快了九十倍的速度,即便是元神期修士用精神力查探也有点儿费劲,更何况擂台之下随便用精神力去查探,也是不合适的。
天机子倒是认出了夏若飞释放的时间阵法,但他也有和梅芳菲开始时一样的疑问,不知道夏若飞这么做有什么意义。
擂台上。
时间阵法内的夏若飞已经凝聚出了二十一枚精神力之针。
此时,从夏若飞的视角看,郭晋的枪尖已经非常接近时间阵法的范围了,不过银枪向前刺的速度依然是极为缓慢的。
夏若飞还有时间稳一稳心神,然后深吸了一口气,眼中露出了一丝凌厉之色,双手往外一推,二十一枚精神力之针同时穿过时间阵法,朝着郭晋攻击而去。
精神力的速度是极快的,这么近的距离之内,瞬间就已经降临在郭晋身上了。
从郭晋主动朝夏若飞攻击到现在,阵法外其实也就过去了两秒钟左右,虽然郭晋对夏若飞突然释放出阵旗多多少少有些疑虑,但他此时根本没有退路,就是抱着一往无前的信念,先用雷霆之势攻击夏若飞,至于这阵旗有什么古怪,也就只有兵来将挡了。
郭晋没想到的是,眼看着他的银枪就要刺到夏若飞身上了,突然他就感觉嗡的一声,紧接着识海传来了一阵剧痛。
这种痛楚是源自识海深处的,即便是修士也根本难以忍受,他上一场比试受到的手臂贯通伤,和这样的痛苦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儿科了。
饶是郭晋一直都怀着警惕,但他在精神力方面和夏若飞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在攻击降临之前竟然没有丝毫察觉,而一旦精神力之针刺入识海,他几乎瞬间就丧失了战斗力。
郭晋忍不住发出了凄厉的惨叫,手中的银枪也不由自主地脱手掉落,他自己也滚落在地上,双手捂着脑袋满地打滚。
这时,高空中的青玄道长直接开口说道:“此战,夏若飞获胜!”
其实夏若飞也被郭晋的痛苦表现给吓到了。
他也是第一次尝试这样的比赛手段,对于战技的效果其实心里并没有一个预估的,所以当郭晋瞬间丧失战斗力,抱着脑袋满地打滚的时候,夏若也马上意识到,自己刚才出手太重了。
毕竟大家不是生死之争,虽然青玄道长比试之前就说过生死勿论,但大家毕竟是同一阵营的,没有必要痛下杀手的。
夏若飞没想到,这二十一枚通过《灭神》战技凝聚出来的精神力之针,攻击力会如此恐怖。他并不知道,单一的《灭神》精神力之针其实已经非常犀利了,但是如果修士的识海防御足够强大,这样的攻击手段就略显单薄了;而二十一枚精神力之针,效果叠加起来那真是相当可怕,而且夏若飞刚才还担心无法奏效,所以第一波攻击是二十一枚精神力之针轮番攻击同一个点,当然,中间间隔的时间是极短的,几乎就是一眨眼间,那一个点就已经被攻击二十一次了。
实际上,第三次攻击的时候,郭晋的识海防御已经被破开了,此时他还根本来不及反应。
紧接着,二十一枚精神力之针就涌入了识海之内,带给了郭晋犹如炼狱一般的体验。
当夏若飞意识到自己出手过重的时候,就迅速召回了精神力之针,而与此同时,青玄道长也及时发声了。
高空中的三位大能前辈,自然是能分得清夏若飞动作和青玄道长宣布结果的先后顺序的,所以他们望向夏若飞的目光也带着一丝赞许——这说明夏若飞并不是有意对自己人下狠手,而且不需要青玄道长出面,他就已经主动撤回了攻击。
这其实是有一些冒险的,如果郭晋的表现是装出来的——在这电光火石之间,即便是夏若飞近在咫尺,也很难做出准确判断,不知道对方是不是装的——那夏若飞撤回精神力之针,郭晋趁机暴起还击的话,夏若飞就会瞬间陷入被动。
但夏若飞还是第一时间就撤出了那二十一枚精神力之针。
这样的表现,在大能前辈眼中,自然是加分项。
青玄道长直接越过现场裁判,宣布本场比试结果,大能前辈们也没有任何异议。
他们的眼光都非常准,自然知道夏若飞出手的那一瞬间,郭晋就已经丧失战斗力了,如果是在实战中,郭晋的识海也会在很短时间内被彻底摧毁,这样一来自然是有死无生的局面。
而擂台下观战的广寒宫修士,以及天机子、罗鸣沙两人,则都是一脸懵逼——整个过程实在是太快了,从现场裁判宣布比试开始,到青玄道长亲自宣布比试结束,全过程下来都不到一分钟,而这其中绝大部分时间都还是夏若飞和郭晋两人在说话,两人真正战斗的时间也就两到三秒钟而已。
大家就看到夏若飞和郭晋说了几句话之后,郭晋朝夏若飞扑过来,居高临下一枪刺向夏若飞。
而夏若飞撒出了几面阵旗,一两秒之后,郭晋人还在空中,就突然惨叫一声丢下了手中的银枪,抱着头在擂台上打滚了。
就好像是中了巫术一样。
天机子看出了时间阵法,而罗鸣沙也在夏若飞出手的那一刻感受到了不同寻常的压缩精神力波动,但他们一个擅长阵法,一个擅长精神力战技,所以没有一个人能够完整地推导出夏若飞这次获胜的秘诀,自然就更加的觉得忌惮了。
锦绣医途之农女倾城 姒情
未知总是令人恐惧的。
擂台上的夏若飞,在青玄道长宣布比试结束后,立刻就震散了精神力之针,把残留的精神力收回识海——实际上精神力之针的稳定性是很强的,他是用了类似于共振的原理,释放出精神力去引起精神力之针的同频共振,这才能将精神力之针震散。
所以说,夏若飞其实也并非完全放松警惕的,他虽然将精神力之针撤出了郭晋的识海,但依然分出精神力去控制着它们,并没有直接震散,而是选择了引而不发。
如果郭晋真的是装的,那夏若飞完全有能力再次发起攻击,郭晋大概率还是挡不住的。
而青玄道长亲口宣布比试结束之后,这精神力之针自然就没有继续留下来的必要的——毕竟稳定性也是相对的,这精神力之针也不可能永久保存,而且也是需要不断使用精神力去稳固住的,所以每次都是在战斗的时候临时凝聚。
夏若飞毫无顾虑,直接就震散了精神力之针。
因为此时既然青玄道长已经宣布他获胜了,那即便郭晋真的突然暴起攻击夏若飞,场上这位元神后期裁判也绝不会坐视不管的。
夏若飞又随手将时间阵旗收入灵图空间中,然后大步上前,关切地问道:“郭兄,你没事吧?”
郭晋此刻脸色苍白,双手依然捂着自己的脑袋,不过已然不再惨叫了。
当然,痛苦依然是存在的,他的识海已经收到了创伤,只不过精神力之针不再肆虐,这样的痛苦虽然同样很剧烈,但他已经能够强忍住不叫出声了。
郭晋脸色苍白地摇了摇头,说道:“好……好多了……”
这时,那位元神后期裁判走上前来,说道:“他这时识海受创,近期不要动用精神力了,另外多找点儿滋补识海的灵药,十天半个月应该就能恢复了,问题不大的。夏若飞刚才已经是留手了!”
郭晋一脸苦涩地说道:“多……多谢……夏兄了!”
夏若飞闻言心里更过意不去了,他说道:“郭兄,小弟并非有意下狠手的……这次的战法也是小弟临时想出来的,之前并未验证过威力,我也没想到会……”
郭晋虚弱地摆摆手,示意夏若飞不要再说下去了——识海的伤痛尚可忍受,但夏若飞的这番话其实更扎心,这不明摆着说自己太弱,他一下子收不住手了吗?
郭晋说道:“夏兄不用……解释,比试本就存在风险,大家就是为了争胜而已……”
“话虽如此,郭兄受伤,也绝不是夏某想要看到的。”夏若飞正色说道。
然后他心念一动,从灵图空间中取出了两棵凝心草,一边递给郭晋一边说道:“郭兄,这凝心草对识海伤势还是有一定帮助的,你直接吞服也可,回去找师门长辈炼药服用也可,就算是小弟的一点儿心意吧!希望能对郭兄恢复识海伤势有帮助。”
郭晋推辞道:“夏兄不必如此,郭某识海伤势不算太严重,无需如此珍贵的灵草。”
夏若飞说道:“郭兄如果不收下,那就真是在生小弟的气了!区区凝心草,不算特别珍贵,郭兄请千万不要推辞!”
郭晋想了想,还是点点头收了下来。
要说他心中没有一丝怨气,那也是不可能的,毕竟刚才的痛苦实在是太令人刻骨铭心了,但理智告诉他,这事儿怪不到夏若飞头上,规则就是让大家竭尽全力,而且夏若飞最终还及时收手了,否则他识海伤势会眼中得多。最重要的是,他也不愿意与夏若飞这样的绝世天才交恶,所以收下夏若飞的凝心草,今天的这个小插曲就算是彻底翻篇了。
郭晋已经站起身来,他将凝心草收入自己的储物戒指之后,朝夏若飞微微欠身,然后先一步跃下了擂台。
夏若飞这才暗暗叹了一口气,也脚尖一点,轻飘飘地跃下了擂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