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帝霸-第4606章簡貨郎的心思熱推

帝霸
小說推薦帝霸帝霸
看着小璇消失在了巨石符文之中,简货郎也不由说道:“我们能进去吗?”
“那你试一下。”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
简货郎立即上前,站在小璇刚才所站的位置,学着小璇的模样,结手印,吐真言,最后听到他沉喝一声道:“开——”
但是,巨石不为所动,巨石之上的符文也没有任何变化,依然是光芒黯淡。
“我就不信邪。”简货郎忍不住嘀咕了一声,再一次尝试,手结法印,口吐真言,沉喝道:“开——”
然而,不论简货郎如何尝试,巨石都没有任何的变化,巨石之上的符文也不会亮起来。
此时,算地道人不由轻轻地敲了敲这一块巨石,又揣摩了一下巨石之上的符文,他摇了摇头,说道:“你就别费劲了,就凭你,也解不开这巨石上的符文,这是古老无比的符文,整个巨石之上,所刻的乃是一个无上篇章,繁杂无比,奥妙万分,又焉是你所能解开也。”
“此乃非一般之物。”此时太一神少也是揣摩着这一块巨石,不由轻叹了一声,出身于太一门的他,也是见过许多的奇珍异宝,但是,眼前这一块巨大他也是没有见过,特别是巨石上的符文,让人不由想把它拓下来,回去好好研究琢磨。
“就算是能解开这巨石上的符文,你们也是进不去的。”对于简货郎他们的琢磨,李七夜轻轻摇了摇头,说道:“此乃是为人量身打造的大道之门,外人又焉能可行也,除非你也是该族之人,身上流淌着远古血统,有着该族的传承,否则的话,你强大,也一样是进不去,就算是打开也没有用。”
“那不就是专门为小姑奶奶量身打造。”简货郎不由嘀咕了一声,在这个时候,他也放弃了,他也知道自己无法打开这个巨石,更别说是进去了。
“差不多。”李七夜淡淡地说道:“也算是为这么一个异族的遥远后人所留的一个传承,这也是一个执想罢了,以想自己族种绵延千百万世。”
“这里是进入哪里?”简货郎不由为之好奇,小璇化作了无数的光粒子,当然不是融入巨石之中,简货郎猜测,这一定是把小璇传送到哪里去了,眼前的巨石,那只不过是大道之门罢了。
“这个也只有小璇知道。”李七夜笑笑,轻轻摇了摇头,说道:“或许是一个大秘境,又或许是一个异空间。一个古老而遥远的强大异族,他们留下如此的传承,并非仅是传下珍宝奇物这么简单。”
“唉,又不带我进去,我给小姑奶奶跑腿搬箱也好,万一在这异度空间之中,有着无数的珍宝神器呢,她一个人又焉能忙得过来。”简货郎不由遗憾地说道。
算地道人不屑地乜了他一眼,晒笑一声,说道:“只怕你是想从中得到好处吧。”
“神棍,你莫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简货郎立即不高兴,瞪了算地道人一眼,冷冷地说道:“我乃是名门正派弟子,又焉会干这些等偷鸡摸狗之事,你以为人人都像你这样的神棍,道德低下,下流无耻。”
对于简货郎这样的话,算地道人不由冷冷地一笑。
“走吧,四处走走。”在这个时候,李七夜笑了笑,张望了一下四周。
“不等姑奶奶了吗?”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简货郎不由为之一怔。
萬華仙道
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只怕,她是一时半刻走不出来了,我们走走看看也好,不耽误。”
“公子一行,不如上我们黄金门小住如何?”见此机会,叶听容立即向李七夜提出了邀请。
李七夜不由望了一眼叶听容,而此时,算地道人立即凑了上去,低声地说道:“嘿,公子,要不要,我们上黄金门走走,也正好是个时机,说不定,我们可以为简小子提亲。”
“你说什么——”简货郎耳朵很尖,立即听到了,瞪了算地道人一眼。
李七夜看了简货郎,摸了一下下巴,淡淡地笑着说道:“这似乎是不错的主意,若是帮你提个亲,搞不好,也能成就你们一对。”
被李七夜这随口一调侃,简货郎这么脸皮厚的人,顿时不由老脸一红,叶听容虽然脸一红,但,也算是神态自若。
“公子提亲,说不定就成了。”太一神少也不由赞了一声。
简货郎立即瞅着太一神少,就拿话兑他,说道:“你们太一门不是上黄金门提亲了吗?”
“这只是宗门诸位老祖之意。”太一神少轻轻摇头,说道:“这并非是本意,更何况,当下,也不仅仅只有我们太一门提亲,真仙教与其他诸多大教也都上门提亲。”
简货郎不由瞅了太一神少一眼,说道:“这么说来,你是没戏了。”
太一神少也不生气,神态自若,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我也只不过是衬托罢了,三千道也不仅仅只有我一个人也,三千道之内,也是天才无数,更何况,还有真仙教等诸多大教疆国的天才弟子。”
“真仙教也好,三千道也罢,什么天才弟子,都不值得一提。”算地道人嘿嘿地一笑,说道:“我公子若是上门提亲,若他门派,那得靠边站。就不知道叶姑娘,对我们的简小子有没有兴趣了。”
被算地道人如此直接一门,这顿时让叶听容粉脸一红。
简货郎就顿时老脸发烫了,立即跳了起来,说道:“神棍,你胡说八道什么,休得有损叶姑娘的声名,谁说我要上门提亲了。”
相比起简货郎的羞怒来,叶听容就显得自在从容多了,说道:“婚姻之事,也不见得能由我作主,若是公子有意,可上门提亲。”
叶听容如此落落大方,让人见之,也不由赞了一声,不愧是出身名门世家的弟子。
当然,叶听容这样的话,让人听之,也是不由心里面感触万分,甚至有几分的无奈与凄凉,那怕她是黄金门的千金小姐,但是,人生大事,往往也是身不如主,那如同是宗门的工具一般。
“叶姑娘,我不是那个意思。”此时此刻,简货郎不由干笑地说道,神态不免有几分尴尬。
“走吧,那就去黄金门走走。”李七夜笑了一下,当下也无事,去黄金门走走也无妨。
在李七夜他们一行前往黄金门之时,算地道人低声地对简货郎说道:“小子,这一下你是赚到了,若是提亲成功,那你这一次出门,乃是抱了一个娇滴滴的美人回去,说不定你家老头那是笑开了怀,你以前所做的事情,都既往不咎,看,这是多么的好事。”
“好事你的头。”简货郎不由狠狠地瞪了算地道人一眼,说道:“这八字都还没有一撇之事。”
“八字没有一撇?”听到简货郎这样说,算地道人就不由嘿嘿地笑了起来,低声地说道:“看来,你是有这个意思了,的确是想上门提亲了,瞧得出来嘛,你对叶姑娘有意思。”
“放你的屁。”简货郎一听到这样的话,十分尴尬,顿时敲了一下算地道人的头颅,说道:“你胡说八道什么,再胡说八道,我是敲下你的狗头。”
算地道人嘿嘿一笑,往叶听容那边一躲,叶听容向简地道人望去,这顿时让简货郎老脸一滚,手都不知道放哪里,他干笑一声,说道:“这个神棍整天胡说八道,我是要教训教训他。”
叶听容也淡淡一笑,显得优雅,说道:“道兄,也的确是可以上我们黄金门提亲。”
被叶听容如此直接一说,这顿时让简货郎更加的尴尬了,他干笑了一下,说道:“这个,我,那个,我……”他嘀咕了大半天,都说不上话来。
此时的简货郎就像是一个会害羞的小伙子,完全不像平日毒蛇一般、嘴尖舌利的他。
看到简货郎这样的模样,太一神少也觉得这是有戏了,不由推了简货郎一下,靠近叶听容,这就更让简货郎尴尬了,彼有几分无地从容的模样。
相比起简货郎的尴尬与无地从容而言,叶听容就显得平静多了。
看到这样的一幕,李七夜也不由莞尔一笑,这样的事情,他也曾经看过好多了,当年那些小伙子们,那些小姑娘们,后来都成为威名赫赫的无敌之辈,曾经成为了让天下人都为之羡慕的神仙眷侣。
千百万年过去了,已经是物是人非了,曾经的人与事,也都已经烟消云散了,又还有谁记得,当年那些男女之间的爱情故事呢?
事实上,在这千百万年以来,每一时代,每一个纪元,又曾经有多少过缠绵销魂的爱情故事呢,但是,最终随着一个又一个时代更迭,这曾经是让人向往的故事,也都慢慢消失在了时间长河之中。
“当下正好。”李七夜也都不由轻轻地叹息了一声,在心里面也不由十分感慨。
但是,感慨归感慨,他依然是他,世间再多的美好,他也依然会继续前行,不会停步下来,为任何人驻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