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迷蹤諜影-第二千一百四十五章 防備鬆懈閲讀

迷蹤諜影
小說推薦迷蹤諜影迷踪谍影
重庆电台总台。
1942年7月7日。
四个!
到目前为止,已经成功抓捕了四个潜伏在电台总台内的杀手!
还有没有了?
肯定有!
重庆电台总台台长肖默峰站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就好像是个受到训斥的孩子一般。
就在刚才,这几个人气势汹汹的闯了进来,正在和自己商量事情的副台长刚想质问,结果被这几个凶神恶煞的人一通暴打,牙齿都被打掉了一颗。
按理说,重庆电台总台那是政府单位,是重要部门。
尤其是肖默峰,那是收到过委员长亲自接见,并且勉励过的,绝对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即便那些政府高官,看到了他也都是客客气气的。
谁敢在这里公然动手啊。
肖默峰是真被吓到了。
那个副台长,捂着嘴,被勒令坐在墙角。
而那个看起来像是他们头的年轻人,大摇大摆,直接坐到了肖默峰的椅子里。
“新进来的那些所谓员工,都是你批准的吧?”孟绍原懒得和他们废话:“一个清洁工,两个维修工,一个试用播音员。”
“是,是。”肖默峰擦着额头上的汗水:“两个是我批准的,两个是赵副台长下属推荐的。”
赵副台长,就是那个被打掉一颗牙齿,坐在墙角的。
“继续,谁向你们推荐的。”孟绍原冷冷问道。
“柴小姐,柴小姐。”
到了这个地步,肖默峰哪里还敢隐瞒。
“你呢?”孟绍原的目光又投到了赵副台长的身上。
“也是柴小姐。”赵副台长赶紧说道。
“柴小姐?全名是什么?做什么工作的?”孟绍原皱起了眉头。
“柴书瑜,号称‘山城七美’。”肖默峰老老实实说道。
那就对了。
谭谨雅也是“七美”之一,而且很可能是另外一个“青岚”。
这个新冒出来的柴书瑜,也是其中一员。
“青岚”,是一个组织,而不是个人!
招募杀手,安排潜伏,是那个柴书瑜出面的。
谭谨雅一直躲在幕后遥控指挥。
那么看起来,谭谨雅很有可能是他们的头目。
孟绍原在那一边想着一边问道:“委员长今天要来发表重要讲话,电台总台有多少人知道?”
“七、七八个,可能,可能十来个。”
演員夜凪景 act-age
“什么?那么多?”孟绍原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混账,保密条例你不知道吗?我看你是死到临头了!”
“饶命,饶命!”肖默峰浑身哆嗦:“我,我这也是为了更好的接待委员长。”
“放你的屁,放你全家的屁!”孟绍原张口就骂:“和你对接,负责安保检查工作的是谁?”
“蒲应之。”
是他?
委员长卫队副侍卫长蒲应之!
这个人是委员长身边老资格的保镖了。
“委员长侍从室卫队”战斗力非常强悍,用视察过这支卫队的艾森豪威尔的话来说:
“委员长先生卫队的战斗力,可抵上一个半师。这是一支神秘莫测的卫队,暗藏杀机;这是一支装备精良的御林军,组织严密;这是一支日夜伴随蒋的侍卫王牌,拥有极大权力;这支近卫王牌部队,像谜一样,让人们无法摸透……”
不过,担任委员长的贴身侍卫时,在夜间站岗,必须要往嘴里塞条毛巾。
这条奇怪的规定,就是时任委员长侍卫长的王世和与蒲应之一起制定的。
此前,委员长因为战事不利辞职下野,下野后,照例回到了浙江奉化老家,意图东山再起。回到老家后,他住在慈庵坟庄。
半夜,委员长睡到一半,突然被一种古怪声音吵醒了,吵得他辗转反侧、左翻右翻,怎么都睡不着了。
再仔细一听,委员长这才知道,那不是什么古怪声音,而是门口两个侍卫在站岗时打瞌睡,一个在磨牙,一个在打鼾。
磨牙声和鼾声吵得他怎么也没法入睡。翻来覆去后,他一气之下,立即冲出房间,对侍卫怒骂,咆哮:“你们这些人,全部给我滚蛋!走人!吵死人了!”
王世和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明白了是咋回事。
后来,王世和跟蒲应之一商量,想了个办法,以后只要轮到贴身侍从人员值夜班站岗时,他们就在自己的嘴巴里塞条毛巾,不让鼾声和磨牙声等声响把委员长再从睡梦中吵醒。
这种做法,一直延续到了下去。
蒲应之跟了委员长二十来年了,出生入死,在安保方面的经验也自然不用多说了。
可这次,怎么那么松懈?
肖默峰存心想要保住自己:“长官,蒲应之那是我内亲。”
“哦,是吗?”
“正是,正是,我要叫他一声表叔。”
他妈的。
还好刚才打的不是这家伙,要不然还真有点麻烦。
“既然是蒲长官的内亲,那就好说话了。”孟绍原假惺惺地说道:“兄弟呢,也是公务在身,不得不如此做,肖台长千万不要见怪。”
“哪里,哪里。”肖默峰的一颗心也暂时放了下来。
孟绍原心里另有打算:“肖台长,委员长很快就要来了,兹事体大,兄弟也不敢怠慢,若是出了一点事情,只怕你我脑袋不保。
兄弟的意思,是想借你这里一用,电台由我控制。肖台长的任务呢,就是协助委员长,把对全国讲话办好,肖台长以为如何?”
“好,好。”
肖默峰心里也清楚,这些人八成就是军统的。
把安保任务交给他们,自己也可以乐得清闲。
孟绍原心里却是一声叹息。
这是什么人啊,连证件都不查一下?
自己就是打了那个副台长一顿,自己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委员长即将到来,这里的安保工作却松懈到了这等地步,简直就是骇人听闻。
蒲应之怎么做事的?
绝对不应该啊?
“李之峰!”
“到!”
“我有预感,今天会出大事。”孟绍原满脸忧虑:
“咱们能够进来的,只有这几个人,无论如何,都必须保证不能出一点问题。”
“你刚才也说了,外面戒备森严,里面像是个大漏斗,到处都是漏洞。”
李之峰也发现了。
来的,可是委员长啊。
这种防备,不是给杀手以机会吗?
孟绍原掏出手枪,看了看,然后又小心的收了起来。
希望今天不会用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