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小說 最初進化 起點-第一百一十七章 金光寺的結局分享

最初進化
小說推薦最初進化最初进化
几乎是短短的几个呼吸之后,北极圈就考虑得十分通透了,觉得这是自己难得的机会!
这家伙也知道妖刀这厮阴阳怪气,和他打交道就不能按照常理出牌,客套什么的千万不要。于是立即联络方林岩道:
“现在你在什么地方,我马上来找你。”
方林岩很快就给了他一个地址,北极圈立即就兴冲冲的去联络人了,对此时处于困境的他来说,方林岩带来的消息完全就像是一针强心剂那样给力!
***
三个小时之后,
方林岩已经来到了女儿国都城当中,为了掩人耳目,方林岩此时也只能无奈的男扮女装,在胸口塞进去了两个大馒头,同时还戴上了遮蔽风沙的面巾。
好在人上一百,形形色色,做出这样打扮的他虽然看起来还是有些破绽,不过放眼看去,打扮得奇奇怪怪的人本来就很多,只要不被深究问题就不大。
就在方林岩默默的记忆着相应地形和路线的时候,视网膜上开始出现了欧米传递来的信息:
“我已经联系上山羊了。”
方林岩惊喜道:
“还顺利吗?”
欧米道:
“恩,还算顺利,山羊可以说是异常激动,但是他此时进行的事情也是紧要关头,还没有办法立即赶过来。”
方林岩沉吟了一下道:
“要多久?”
欧米道:
“三四个小时,不过山羊说他搞到了一张暗金级别的符咒:纵地金光符,这东西能够在十分钟赶到你这边来。”
吃出來的桃花運
方林岩道:
“这样的话就没问题!对了,你们现在在什么地方?”
欧米道:
“这说起来也是你搞出来的蝴蝶效应呢,他现在在祭赛国。”
欧米一提到了蝴蝶效应,祭赛国这两个关键词,方林岩心中立即就是一动,他本来也是心思敏捷的人,立即就道:
重啓修仙紀元 小說
“难道是在图谋金光寺塔中的那一枚佛宝舍利?”
欧米道:
“居然还真被你猜出来了。”
方林岩道:
我能穿越去修真 小说
“祭赛国里面就那东西最为有名了!”
“关键是你还提到了蝴蝶效应,显然是因为我在无意当中成为了唐金蝉的帮凶,让金光寺的主持班志达被迷惑,直接导致金光寺实力大降。”
欧米淡淡的道:
“你搞出来的这蝴蝶效应,对金光寺的影响可不是一般的大,你知道吗?班志达在失踪之前,甚至杀了寺中的监寺和两大长老!”
方林岩奇道:
“没有道理啊,哪怕是班志达被唐金蝉所控制,为了保证班志达以最佳状态前往地宫,唐金蝉也不会允许班志达做这样的事呢。”
欧米道:
“你之前的事还是都大致告诉了我的,其实动机是有的,只是你情报不足,所以没想到而已。”
“金光寺内一共传承下了三件强大的法器作为镇寺之宝,班志达身主持,执掌的是大愿莲花,但唐金蝉显然并不满足,他就操控班志达暗中偷袭,然后将另外两件法器也是豪夺而去。”
方林岩听了以后,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心道王八蛋唐金蝉真的是把事情做绝了啊。
自己以后再来本世界的话,一定要远离金光寺了。寺里面的大和尚若是知道了一切的根源都在自己带来的那一串念珠的话,搞不好直接就要和自己不死不休了。
而他现在也顿时明白,为什么山羊此时所在的临时团队居然敢打金光寺的主意,毕竟这里可是祭赛国的命脉之地,原来此地居然遭受到了如此惊人的重创,那还不趁它病要它命?
很快的,方林岩就又想到了一件事,急忙追问道:
“山羊那个临时团队有多少人?”
欧米淡淡的道:
“现在已经是临时联合团队了,差不多三十人……怎么,发觉不对劲的地方了?”
是的,方林岩此时瞬间就对能组织起这样的团队行动的人也产生了好奇。
本世界到了现在,被淘汰掉的空间战士超过了三分之二,在这人人自危,小心防范的情况下,居然还能组建起联合团队行动。别的不说,这个人的人格魅力还有能力可以说都是十分强大的了。
方林岩在心中默默权衡了一下,这个人的能力竟然=魅力强化版的邓+北极圈的组合!这可真是牛逼了啊!
而他还没有开口问,欧米已经直接猜到了方林岩想要的问题,直接发过来了一系列的情报:
“带头组建这个团队的人,叫做音王,据说是与猎王齐名的,这一次好像是所在的R300空间对第一名志在必得,所以不惜让音王自损实力,强行降到了殖猎者的位阶来进入本世界。”
“不仅如此,音王还只能佩戴两件装备!但在如此苛刻的条件下,他居然采用了前期蛰伏,后期发力的方式,一鸣惊人。我这边拿到的消息是,他也同样要做黄金支线任务。”
方林岩道:
“我更关心他是怎么维系临时团队的向心力的,要知道,现在大家只要不是一个空间的,都得提防着对方背后捅刀子呢!”
欧米道:
合體 亞特蘭加
“我也有关注这方面的问题,发觉主要是三点原因。”
“第一是音王这个人的口碑非常好,凡是与之合作过的都没有质疑其人品的。当然,这种事情,就像是口服用的百草枯这东西都是零差评一样,其实是靠不住的。”
“第二,这个临时联合团队的核心成员,主要还是由两大团队构成,音王带领的团队和另外一个裂痕团队很熟,这两个团队加起来就差不多占据了一大半的人,只要这两个团队的队长达成了共识,就能做到基本的信任。”
“最后,音王还拿出了一张叫做联合进军协约的东西,只要在上面签下名字,协约上的人就都不能互相攻击,这也是联合团队能建立的原因。”
“裂痕团队?”
方林岩总觉得这名字有些熟悉,但是很快就醒悟了过来,那不是被自己灌了一嘴龙精的狂战士的团队吗!
欧米道:
“你认识他们?”
方林岩道:
“这个团队的MT是一个拿着带刺盾牌的家伙叫魔山,还有一个狂战士叫沃斯古?”
欧米道:
“好像是。”
方林岩道:
“那就没错了,哈哈哈,我和他们交过手,对方也吃了不小的亏,估计是对我会念念不忘了…….这事儿以后我再讲给你听。”
“对了,你说的那联合进军协约有时效性吗?”
欧米道:
“我不知道,因为我没签,不过应该是有的。”
方林岩沉吟道:
“还能这样搞啊……这种事情在本世界的前期是不可能发生的,不过现在已经到了黄金支线世界的后期了,排名应该是尘埃落定,所以平时几个有合作的空间应该就再次联合也不奇怪。”
“但是,我现在的魂珠虽然是零,却绝不认为就没办法再翻盘了!”
欧米忽然道:
“他们开始对金光寺动手了……嗯?不对!”
方林岩道:
“什么不对?”
欧米道:
“进攻金光寺的人数不对,说好的三路夹击也没有了踪影…….我知道了!山羊他们这群人被当成了饵!音王这群人的真正目的是打援!”
方林岩倒吸了一口凉气:
“还好有你过去了,否则的话山羊他们被坑死都说不准啊!算了算了不说了,你专心观察局势,别太贪心,实在不行就撤,我这边还是很有搞头的!”
欧米轻哼一声道:
“我是个很贪心的人吗?你自己小心,先挂了!”
在结束和欧米的远程通话之后,方林岩看着自己剩余下来的通用点也是有些欲哭无泪。
本来他从回天坊这里出来还剩余下来九万通用点,可是先分给了欧米四万通用点,然后又连续进行远程通话——-这可是一大笔经费在燃烧啊!
就算自己和欧米之间的远程联系莫比乌斯印记可以给出优惠价格,但是自己与北极圈的联络却走的是正常价。
现在方林岩的通用点余额竟然都只剩余下来了两万三千点,真的是穷到发指,不过想一想自己的收获还是颇为满足的,至少让一名队友复生了。
继续围绕着几条街道走了一会儿之后,方林岩放出了无人机,然后随意找了个地方坐下来,开始在一个十字路口处进行细致的观察。他这时候整理了一下身上的物件,忽然发觉还有几块令牌在此时可以用啊。
这几块令牌是迎阳驿被袭击以后,方林岩趁着给王卫,宫分军的人治伤时偷来的。很显然,除非是在大数据联网时代,否则的话这几块令牌的有效期应该还没过去。
于是方林岩想了想以后,便直接去旁边的市集上找了做租赁房屋的牙人,顺带将一块令牌给她看了看,告诉她自己是替某位大人秘密办事的,要她将口风弄紧一点,接着又丢了一两银子给她。
这胡萝卜+大棒的手段虽然老套,却也真的有效,这牙人很快就找到了一处符合方林岩要求的宅院,毕竟方林岩这要求真不高:
房子新旧无所谓,死没死过人无所谓,装修无所谓,
要求地段则是必须在靠近王城后面儿的两条街内,得独门独院,还得有个地下室。
王城前面儿和左右的房子那是天价,王公百官都买不起,不过王城后面的价格就一落千丈了。
因为平时运送夜香(大粪)的车,抬死人出去的车子,还有各种琐事,下贱事儿行当都从王城的后门进出。
就像是龙脉本来是非常吉利,但其后窍位置是大凶之地一样,王城后面的房屋当然就卖不起价。
只是看了两处宅院以后,方林岩就相中了一套,他也不还价,反正他身上的钱是从道德宗那死掉的几个小道童那里搜来的,铺张浪费起来也不心疼……于是三下五除二就成功搞定了这件事。
紧接着,方林岩又找到了另外一个牙人,依然是先出示腰牌,然后就拿银票砸,让他在最短时间内给自己收购一百条狗送过来,并且要求很低:无论是小狗母狗公狗老狗,只要是狗就行。
并且原因也解释了,说是自家在城外的妻弟被疯狗咬了,虽然还没有发病,但看样子却不大妙,已经有些怕光畏水。
却有一位名医说,要治疗这病的话,必须用狗脑子敷贴患处,才能拔毒活命,不仅如此,这狗还必须生有狗宝,越大越好。(出自葛洪:肘后备急方)
这牙人听方林岩说得头头是道,并且民间也确实有类似的说法,当下半点儿都没有起疑心,高高兴兴的就为其张罗去了——关键是这笔单子他至少能赚个对半呢。
在等待这牙人送狗过来的时候,方林岩沉吟良久,再次拿出了那支非常独特的僵蚕虫香,然后将之点燃了开来,那家伙可是对去“神国”念念不忘呢,所以只要他能收到这信息的话,就一定会赶来。
紧接着,方林岩就直接来到了后院。
这里的某一任主人乃是个高官,不仅宅院十分宽敞,后院还有一处三四亩的花园。
更有意思的是,这个高官喜欢喝酒,其妻弟却精通酿酒,所以高官经常也就在家里面开宴,用新酿的佳酿来请酒友品鉴。
甚至妻弟还直接会出售自酿的美酒给商贾,对高官家中的开销颇有补贴。
所以在后院这里整治了一个很大的地窖,据牙人说,最鼎盛的时候这里甚至存放了上百个大酒缸。
不过,随着官员的去世,家里就迅速败落了下来,然后宅院易手之后还发生了一起凶案,所以院子就荒废下来,无人问津了。
方林岩走进了地窖,里面有有着不少的蜘蛛网,还有很多破缸,方林岩靠近过去闻了闻,发觉里面依然有着淡淡的酒味,可见牙人所说不虚。
并且从无人机上可以看到,方林岩自己的这一处宅院的左右暂时都没有人居住,唯有后方还晾晒着衣服。
不过隔了一会儿就见到一个颤颤巍巍的老太婆走了出来,这么一个又老又弱的人,显然不能够对方林岩的计划做出任何的干扰。
面对这个宽大的地窖,方林岩看向了远处的王城,嘴角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冷笑。
然后他取出了两件东西,目光开始变得热切了起来:
“这…….才是我真正的底牌!”
很快的,方林岩就匆匆忙碌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