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魔法塔的星空討論-第1030章 預言與預測分享

魔法塔的星空
小說推薦魔法塔的星空魔法塔的星空
得到正面回应的林,心情当然是很高兴。现在的他,再去纠结于修正法术模型,或是将自己擅长的魔法,排出几套合用的战术,都没有实质上的意义。但是扩张自己的知识范围,则是完全不同层面的事情,尽管要付出跟飞空艇有关的知识。
菠菜面筋 小说
再说’预言’这两个字听起来玄学味道很重没有错,但假如用’预测分析’这样的说法,那可就是正经八百的科学了。这门学问,即使在现代的地球,依旧有科学家在不同的领域内研究,譬如气候预测、地震预测、火山喷发预测、海啸预测……等。
天生特种兵
而在自然现象以外的领域,更是受到追捧。像是全世界有九成九的人搞不明白的股市、汇市、期货等金融市场。在科学技术的领域,各种模拟试验也可以视为’预测分析’的一个类别。好的模拟试验,可以有效避免大量实物的人力、物力浪费情形。这在实务上也有其价值。
最 佳 女婿 林 羽 江 顏
在魔法领域中的’大预言术’,则是有着扭曲现实能力,近乎言出法随的强大魔法效果。又因为这个魔法学习的门坎,对比其他战略级的魔法来说并不算高,所以只要有一定身家的魔法师,都会从魔法师协会中学习这项知识。
但是’大预言术’这个魔法,就是典型的易学难精。阻碍魔法师精通这项魔法的困难点,首先是使用魔法时所要付出的代价。有时重到难以接受,像是直接夺走施术者的生命;有时又像是无关紧要般,施术者根本感觉不到权能的消耗,法术就完成了。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差异变化,大多数魔法师是将理由推给’天赋’。所以学会大预言术的魔法师虽然不少,但没多少人敢真正使用。
另一项困难点是,大预言术时常用旁人想象不到的方式实现,并不见得完全如施术者的要求。那就好像跟恶魔签订契约,但那群深渊生物总喜欢寻找契约上的漏洞,坑另一方当事人一把。这就让打算使用大预言术的人变得足够谨慎,因为不谨慎的都被坑死了。
想要用数学方法,解决大预言术的两大难题。让这个威力强大,但有太多不可控因素的魔法,变得不那么难以驾驭。这就是林想要做的事情。
只是……虽然得到了安玛莉与胡安夫妻俩的首肯,林却也没有将自己的疑问一口气倒出来。而是说道:”两位愿意协助,那真是太让人高兴了。不过关于大预言术的问题,我得要花些时间整理一下,厘清思绪,才知道我应该问什么。所以这个部分暂且压后吧,我们先来讨论飞空艇的问题。”
”哦,这个部分,有什么需要讨论的吗?”胡安问道。
没有先将事情聚焦在大预言术上,而是先处理跟飞空艇有关的,他当然相当高兴。但是熟知眼前这个魔法师性格的胡安‧贾维尔,其实也有点担心。因为这个男人总是不按牌理出牌,惯常做出一些吓死人的事情。就不知道自己这个简单的要求,又会变成什么奇怪的模样。
”你看起来好像很担心。”林打趣了一下,说道:”放心吧,就是一些想法的确认。第一点,当然是你打算重新建造一艘飞空艇,还是改装高斯博通号?”
胡安‧贾维尔没有立即给出回复。思索片刻后,他说道:”这两种有什么不同,能不能请你说说。”
”重新建造一艘飞空艇就不多说了,反正就是用上最新的技术,真金白银的堆积起来。我着重在改装高斯博通号跟前者的差异吧。”
林拿起了已经放凉的咖啡,浅啜一口,润了润喉后才继续说:”改装高斯博通号其实也有两种思路。一种是考虑最大限度地留下旧有的船体,节省费用与改造的力气。但这样的话,就会跟席德号一样,或多或少有些旧舰体所遗留的毛病。——”
林额外花了点时间,讲述昔日雪山遇难时,在大冬季里以现有的材料,并就地取材,改造席德号的事情。
龍隱者
小葵的身邊
”——另外一种改装思路,就是以高斯博通号为框架,尽可能将新的技术堆砌在这艘飞空艇上,让他真正意义地脱胎换骨。过程中,能够保留的构造便保留,无法保留的就回炉,重新铸造成可用的零件。只是这么做的话,花费的费用不见得会比打造一艘新的还要便宜。这就要看高斯博通号能保留多少,有多少地方需要改造。都要实际勘查过,再跟你商量出改造计划,才能确定花费多少。甚至有可能比新造的更贵,因为拆除与回炉重造都会有费用。总之就是一句话:你准备好多少钱做这件事情。”
眼前的魔法师只要大预言术的知识作为报酬,这让胡安‧贾维尔的腰包宽裕不少。再考虑出行的一群人各种吃喝用度,不可能不留下一笔钱作为生活开支。胡安拉开了水镜术屏幕,将现有的财产扣除必要支出的预算后,给了林一个数字。
看着这个以自己现在的身家也会心动的数字,林倒没有多做评论。反而是看着胡安熟练地运用收支帐与预算表,让林颇为感慨。这可是当初橙果‧伊顿学院玩的呀,就不知道那个自己投注相当心血的机构,如今还剩下什么。
其实在某人没有关心的地方,橙果‧伊顿学院的学院长继任者,也是林的熟人之一,大魔法师格林温,很好地将学院经营了下去。当然,某人的军事化管理方法被放弃了。但却没有太多对于权势之人的妥协,整个学院还是以启蒙原先没有机会接触到魔法的民众为主轴,帮助了许多人。
对于自己能够拿出这么大的金额,胡安‧贾维尔是有些沾沾自喜的。说道:”这些钱可是在这几年内,靠着飞空艇赚来的。虽然东奔西跑的有些累,但可以四处看看,又能赚笔小钱,实在是不能再抱怨什么了。假如这些不够的话,我也还有私人小金库可以先垫付。回去之后,我在打劫我老师……啊,不,是找我的老师报销费用,毕竟这些都是为了增强雷昂区分会的力量嘛。所以,您有什么样的建议吗,崔普伍德阁下?”
胡安的解释,让林意识到自己之前对于飞空艇加入商业活动,所造成的影响有着认知上的落差。这简直像是进入了大航海时代一样,一趟船出去,只要能够安稳回来,都能赚到普通人可以吃一辈子的钱。只是在地球欧洲的大航海时代,其实是一部掠夺史,那么迷地的呢?
抛开杂念,林说道:”贾维尔阁下,也许我们应该先考察一下高斯博通号,做出一个评估后才下决定。您认为呢?”
”嗯,这样很好。就这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