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萬古神帝 飛天魚-第三千五百零四章 兩位量皇齊現身讀書

萬古神帝
小說推薦萬古神帝万古神帝
张若尘眼神凝肃,当初风云霸的死,就与黄泉花有极大关系。风族大批修士,险些全部葬身无月手中。
张若尘道:“黄泉大帝的陵墓,古时也有修士进去过,不算什么隐秘吧?”
“黄泉大帝的陵墓,包括黄泉禁域,随时都在移动方位,若无大运气,天圆无缺者也休想将其找到。”魂七道。
张若尘道:“黄泉花虽然厉害,但,三位老牌鬼帝又岂是寻常神灵?黄泉花的毒,对他们的影响怕是微乎其微。”
“如果是黄泉花中的帝王花呢?”
魂七又道:“传说,帝王黄泉花生长在黄泉大帝的棺椁上,吸收了始祖阴气,恐怖至极。别说是武道神灵,便是对精神力神灵,都有极大影响。”
“你见过?”张若尘道。
魂七摇头:“帝王黄泉花被周乞鬼帝收入黄泉印,封禁了起来。”
张若尘摇头,道:“不对,不对,以三位老牌鬼帝的修为境界,想要用毒对付他们,已经是不可能的事了!在黄泉花毒散发出来的时候,他们就能感应到危险,并且推算出危险的源头。你所说的帝王黄泉花生长在什么地方?”
暖婚新妻,老公深深愛
“就在关押盖灭的秘境中。”
说完后,魂七又道:“我知晓,你在想什么。实际上,我也有相同的猜测,帝王黄泉花必然是被三位老牌鬼帝的其中一位,藏在自己的神境世界中,只有这样,才能瞒过另外两位鬼帝的推算。”
张若尘道:“三位老牌鬼帝都是修炼武道成神吧?谁将帝王黄泉花藏在神境世界,必然中毒最深。”
“不,有一位鬼帝除外。”魂七道。
张若尘道:“周乞鬼帝?”
“没错,他去了罗刹族,得到了黄泉印。有黄泉印相助,不惧帝王黄泉花。三位老牌鬼帝中,他也是中毒最轻的一个,很快就炼化了体内的毒素,已去追杀盖灭了!”魂七道。
一等农女 岁熙
张若尘笑道:“依你之见,周乞鬼帝为什么这么做呢?”
魂七道:“因为大帝还在时,就已经将盖灭打得化为一片血海世界,血肉、神魂难以重凝。千年炼化,盖灭已是虚弱到了极点,虚弱到以周乞鬼帝一己之力就能收拾炼化的地步。”
“若是在酆都鬼城,盖灭的血气和神魂,肯定是要被三位老牌鬼帝分而取之。”
“但将他放走,却能独吞。”
“若尘神尊应该很清楚,一位古之强者的残魂,都具有让无量境强者垂涎的价值,如提升修为的神药。而盖灭是谁?他是至上柱,修为境界皆在,血气旺盛,神魂中蕴含不灭境的修为感悟。他一人,比几十位古之强者的残魂加起来,价值都更大。”
“周乞鬼帝独吞了他,就能冲击不灭境。如此大的诱惑和利益,足以令他冒任何风险!”
张若尘点头,道:“人心啊!果然最坚固的堡垒,都是从内部被攻破的。你的故事,讲得很精彩,就是不知跟我讲有什么意义,你该去讲给凤天听。”
魂七自嘲般的笑道:“我哪有资格见凤天?再说,这些话,子仁鬼帝和杨云鬼帝自然会禀告凤天。就算我不告诉你,凤天也会告诉你。”
张若尘道:“那么,子仁鬼帝和杨云鬼帝为何没有去追击盖灭?”
魂七道:“盖灭脱身之前,整个三途河突然掀起巨浪,河流改道,冲天直向世界树顶端的酆都鬼城。是周乞鬼帝持黄泉印,将三途河镇压了回去。”
“就是周乞鬼帝离开鬼神殿的时候,盖灭脱身,偷袭重创了中毒的子仁鬼帝和杨云鬼帝。”
网游之最强传说
“受了重伤,加上中毒极深,两位鬼帝自然无力去追杀盖灭,一切都在周乞鬼帝的算计中。”
张若尘道:“所以从始至终,与无月并没有什么太大关系?”
魂七摇头,道:“若与她无关,让三途河发生异变的是谁?周乞鬼帝必然是有合作者的,而且修为不会太高,不会与他分夺盖灭。无月的修为,不正好合适?”
“凤天唤我了,告辞!”
张若尘起身,向外走去,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魂七的这番话,看似有些道理,但张若尘却认为真相绝不这么简单。周乞鬼帝何等人物,真要布局独吞盖灭的一身修为,那么就绝不会留下这么明显的破绽。
周乞鬼帝又不是量组织成员,目的只在冲击不灭境的话,应该会非常在乎自己在鬼族的声名。
至少魂七的修为,不可能看得透他的局。
若看透了,就说明这其中有蹊跷。
张若尘重新登上骨舰,随后骨舰飞出酆都鬼城,撞破空间,进入虚无世界。
张若尘道:“魂七说,这一切是周乞鬼帝在谋划。”
“他一个大神能看透鬼帝的局?”
凤天眼眸中,透着一股不屑,道:“只要追上周乞和盖灭,真相自然会付出水面。”
张若尘望向黑暗的虚无世界,道:“虚无世界会自动抹去痕迹,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什么都没有留下,如何追他们?”
“命运就是痕迹。”
凤天一指点出去,前方的虚无空间,犹如黑色的镜面破碎而开,天地一片混沌。
“天枢针!”
随着凤天的神音念出,混沌中,一条通道延伸出去,打破了天地间的空间规则,一直连接向无穷遥远之处。
通道的两边,出现真实世界的一幕幕画面,每一个刹那,都跨越万亿里之地。
最后,画面定格在三途河边。
河水浑浊,浮尸一具具,尸气朦胧。
貞觀憨婿
与凤天有几分相像的血叶梧桐和宫南风,正沿着河道,在追踪一艘神舰。
就在这时,凤天的声音,跨越时空,出现到他们耳中。
二人齐齐回头,顺着混沌通道,望向遥远天外站在骨舰上的凤天和张若尘。也不知他们能不能看到这么远,至少,张若尘与他们的目光,对视在了一起。
情聖嬸子與妖怪傘~
凤天探出一只手掌,五指捏爪,就要跨越时空将宫南风带过来的时候……
“轰!”
虚无中,一道神力攻来,打得混沌空间通道崩塌。
一双惨绿色的眼睛,在虚无世界的黑暗中显现出来,位于极其遥远的地方,中心的瞳孔呈暗红色,显得极为渗人。
张若尘暗暗推算了一番,这一双暗绿色的眼睛,至少得有恒星那么巨大。
凤天身上白衣飞扬了起来,面纱被风劲吹落,杀气瞬间攀升至巅峰,道:“三煞帝君,你还真是不知死活,上一次逃走,就是你敢接二连三挑衅本天的底气吗?”
死亡之门将周围天地照亮,黑暗和虚无同时退散。
一瞬间,死亡之门已是跨越千万里,出现到那双惨绿色眼睛的上方,镇压了下去。
“轰隆!”
死亡之门被什么东西挡住了,没能镇压到惨绿色眼睛上。
那双惨绿色眼睛,急速变小,在快速远离。
凤天道:“杀一个是杀,杀两个也是杀。奇瓦达,你既然来了,本天便连你一起收拾掉。”
“唰!”
凤天向前迈出一步,身形消失。
下一瞬,她出现到死亡之门上方,身上一件件神器飞出,有的攻向遁逃的那双惨绿色眼睛,有的击向黑暗中的某一方位。
奇瓦达母神被逼了出来,并非人形,而是很像一只螳螂,浑身赤红。
它撑起一片神光海洋,数不尽的规则神纹,在神光海洋中涌动,抵挡凤天打出的神器。
“嘭!”
凤天背上一对凤凰翼展开,拖出一道绚烂的流光,穿过一件件神器,撞入进神光海洋。
奇瓦达母神的规则神纹,面对凤天的两只凤凰羽毫无抵抗之力,被不断破开。
在凤天进入奇瓦达母神一神灵步后,奇瓦达母神的神境世界中,飞出一块龙鳞。
龙鳞变得足有数十丈长,像是一道盾牌,爆发出神器威能,释放出始祖铭纹。
一鳞化万鳞!
“嘭!”
凤天挥出吉祥如意,一击打破奇瓦达母神的防御。
上万块龙鳞,四散飞了出去。
下一刻,张若尘尚未看清怎么回事的时候,奇瓦达母神已被凤天打得飞了出去。
“凤彩翼,你的修为为何增长了这么多……噗……”
奇瓦达母神又一次被神器击中,它引以为傲的肉身防御被破开,身上有血液洒出,已然受创。
奇瓦达母神不敢再与凤天硬拼,直接燃烧神血,急速远遁,与三煞帝君会合。
“轰!”
“轰隆!”
……
三大强者越战越远,消失在张若尘的视野尽头。
“看来我是低估了凤天这千年的实力提升,奇瓦达母神和三煞帝君都是昔日诸天,敢挑衅凤天,显然是有备而来。但两人联手,都被凤天压着打。”
就在他们消失在视野尽头的时候,张若尘分明看见,三煞帝君似乎也受伤了!
张若尘总感觉奇瓦达母神和三煞帝君出现得太诡异,明知不敌,还敢挑衅。那么只能说明,有别的目的。
“难道是要引走凤天,阻止凤天追周乞鬼帝和盖灭?又或者……目标是我?”
张若尘屏息,连忙舍弃骨舰,激发始祖神行衣,消失在了虚无世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