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小說 黎明之劍 ptt-第一千五百零六章 起身推薦

黎明之劍
小說推薦黎明之劍黎明之剑
以火光维持着自身投影的贝娜黛朵注视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纳什·纳尔特,这位紫罗兰王国最后的统治者,梦境结束之后的最后一位“滞留者”,这位强大的法师之王静静站立在夜空之下,遥远的星光穿透了他有些虚幻的身影,在他的躯体周围形成了一片朦胧而黯淡的辉光。
这辉光正是夜之主宰降下的恩泽——那位宽容的古神容许最后一位梦境居民继续任性下去,容许一个本应回归故乡的子民滞留在梦境边界,这对于强大的神明而言倒算不上什么消耗,但贝娜黛朵总觉得……纳什有他该去的地方,对方就这么在现实世界赖着并非明智之举。
“所有人都已经从梦境中醒来,夜之主宰也在渐渐回归,返回夜幕不好么?”贝娜黛朵看对方不说话,忍不住继续说道,“夜幕是你们的故乡,在女士的国度中有温暖而永恒的长夜,对于已经从梦境中苏醒、回忆起了自身本质的暗影住民而言,应该是‘那边’生活起来更惬意一些吧……”
“或许吧,我大概总有一天会回去的,不过时日未到,毕竟你也知道……要回去很容易,再想回来可就没那么简单了,”纳什终于呼了口气,带着笑容慢慢说着,“而且你不觉得我留在这儿挺好的么?起码有个人配合你鼓捣那些‘古堡鬼怪’的戏码……”
“哈……”贝娜黛朵叹了口气,声音听上去似乎有些无力,“你该不会真觉得一个‘塔灵’会有孤独寂寞这种情绪吧?我都在这座高塔中运行不知多少年月了,中间又不是没有过被设置成待机状态的时候。你要真是因为这种无聊的理由那还是算了,趁早回去还能让夜之主宰少操点心——所有人都回家了,就你一个在这儿赖着,小心时间长了祂骂你。”
听着贝娜黛朵这絮絮叨叨的念叨,纳什却只是笑眯眯地抱着胳膊,等到对方没词了才慢悠悠说道:“这你就不用担心了,以一位古神的心胸,女士还不至于计较此等小事,我在这里滞留几个世纪对祂而言也只是一粒微尘的起伏罢了——但这粒微尘的起伏却足以让一个凡人选择一段从未有人想过的、大胆而有趣的人生。另外……”
他说着,似笑非笑地看着眼前的贝娜黛朵:“你也不用表现得这么大度,女士回归的消息传来那天,伴随着全境迷雾涌动,整个千塔之城半数以上的魔法机关都混乱了三小时以上,所有人都查不出来原因,但我可是始终监控着这座高塔的,那明明就是你宕机……”
贝娜黛朵顿时瞪起眼睛:“不是说好了这事儿不再提的么!”
“好好好,不提就不提……我就不明白了,现在这儿又没别人,”纳什举起双手一边投降一边说道,紧接着摇了摇头,“就这样吧,紫罗兰王国有史以来最值得骄傲的造物,以及紫罗兰王国的最后一位统治者,我们一起留在这里,或许几十年,或许几个世纪,或许更久,至少当有人造访这里的时候,我们可以告诉他们,这里曾经有一个凡人国度存在过……”
贝娜黛朵想了想,脸上露出愉快的神色:“哦——失落百年的古代王国,被暗影笼罩的遗忘古堡,在无人空城中摇晃前行的空洞铠甲与侍从罩袍,还有一个持续运行的古老塔灵,以及一个困在高塔中絮絮叨叨的幽灵国王,懵懂无知的冒险者踏入其中,从塔灵与国王口中听到那些被世人遗忘的历史,然后带着财宝与荣耀满载而归……这倒是个不错的故事,我喜欢你的点子。”
“我可不是这个点子!”纳什顿时瞪起眼睛,“而且我什么时候就变成被困在塔内的幽灵国王了?女士给我降下赐福只是为了确保我能在现实世界维持稳定罢了,我想出门还是可以的……至少在昏暗宫廷周围走走问题不大吧?”
贝娜黛朵只是笑着,看着纳什露出气急败坏的模样,过了几秒钟才悠悠说道:“当初的‘纳什亲王’可不会像这样说话……”
“当初的贝娜黛朵也不会从火堆里跳出来,更不会指挥着仓库里无人打理的铠甲在走廊和露台上走来走去,”纳什摇了摇头,“只能说我们以前的生活实在是太无聊了。”
“其实现在也很无聊——我从未见这座城市如此安静过,”贝娜黛朵随口说着,她那虚幻的身影慢慢飘到了平台的边缘,在曾经拱卫着“夜之眼”的钢铁护栏边缘停下,探头望着那片在黑暗中无限蔓延的城区,“看着这座城市,我就想到了人类中某些喜欢胡思乱想的学者曾提出的天马行空的问题……曾有人假设每一个梦境都是一个真实存在的世界,而这些梦境世界中都是误入其中的访客,那些学者很好奇,当那些误入其中的访客都离开之后,梦境世界是否还在运行,又会变成什么样子……你看,我们眼前的就是答案。”
“作为一个塔灵,你的想象力有时候未免过于丰富了一些,”纳什叹着气摇了摇头,“你不能拿神明的梦境和凡人的胡思乱想作比较,更何况整座千塔之城不仅仅是女士的梦境,更是神国边境和现实世界的交叠产物。事实上如果不是几十万年前的污染突然出现,这座城中压根就不会有什么居民出现,甚至也不会有什么梦境中的紫罗兰王国……”
“是啊,不会有什么紫罗兰王国,也不会有我这个‘紫罗兰人最骄傲的杰作’,”贝娜黛朵随口说着,“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我倒是应该感谢那个引发了污染的‘不速之客’——虽然你和其他人在猛然意识到过去漫长时光中受到的污染和蒙蔽时好像都挺火大的……”
映日 小說
纳什耸了耸肩,没有回应贝娜黛朵最后的念叨,他只是转过身来,和这位“紫罗兰王国的骄傲杰作”并肩站在夜之眼平台的边缘,在夜风中长久而静默地伫立着。
“你说……将来真的会有更多人来造访这座被夜幕笼罩的城市么?”贝娜黛朵突然说道,“我不是说那些收到邀请的探索者,而是更多的普通人……真的有冒险者有胆量穿过整座岛上的暗影密林,来这座阴沉而孤寂的城市中探寻什么古老王国的记忆么?”
“我哪知道,反正就目前看来,要穿过密林中的漫漫长夜抵达紫罗兰岛深处对普通人而言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并不是谁都像那位‘大冒险家’一样有着无穷的勇气和热情来探索这样一个失落之国……你问这个做什么?该不会是这就开始感觉到孤寂了吧?”
“塔灵怎么会有这种情绪——我只是怀疑你能不能扛得住几个世纪的寂寞。别忘了你刚才可是夸下海口的,要在这座空城中陪我很多很多年……”
璀璨的星空下,一股夜风吹过了昏暗宫廷的上层平台,曾经簇拥着夜之眼的护栏和支柱在风中呜咽着,篝火摇晃间,这座古老王国中最后仅存的两人又开始了他们新一轮的争论——争论谁会最先感觉到寂寞,争论谁会后悔在梦境苏醒时分那个冲动的决定,争论当几个世纪的岁月流逝之后,这座因一个错误而诞生的梦境之国是否还会被人记起,是否还能在尘世间留下些许传说……
而在同一时间,在远离尘世的暗影神国,一望无际的灰白色沙漠中骤然响起了一声叹息,这叹息在天地间回响,令整片沙海都寂静了片刻,随后无序之风再度卷起,纷纷扬扬的沙尘如雾般在空气中起伏,簇拥着那伫立在天地间的巍峨王座。
王座前的一根石柱顶端,厚重的黑皮大书突然微微开合了一下,维尔德仰望着王座上那个如乌云般的身影,他的声音从书中传来:“女士,您为何突然叹息?”
“倒也不是什么大事,”夜女士的声音从天空降下,有一双琥珀色的眸子在那片朦胧的暗影中俯瞰着下方的沙漠,“只是突然发现自己之前不小心用梦境创造出来的那个‘国度’中出现了一个性癖很奇怪的家伙……原来他是因为这个才不愿意‘回归’的。”
玄門遺孤
听着夜女士用一如既往的慵懒语气说出来的话语,维尔德却一下子愣住了,他反复确认了好几遍自己有没有听错,最后还是忍不住开口:“女士,您刚才说……什么癖来着?”
“第六期第四章第十二条。”夜女士随口说道。
维尔德:“……啊?”
大冒险家满脑袋问号(虽然现在他已经没有脑袋),完全不知道这位令人敬畏的古神在说什么——不知是不是错觉,自从上次翻看了他书页里的东西之后这位古神就有些怪怪的,主要体现在偶尔会冒出一些稀奇古怪的词汇,或者突然问自己一些奇奇怪怪的问题……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这可跟以往被要求讲故事不一样,讲故事那好歹还跟他的专业经验有点联系,费点脑子(虽然现在他也没有脑子)生编乱造还是能对付出来的,反正夜女士也不挑里面的逻辑和细节,可现在这位古神时不时蹦出来的稀奇词汇跟古怪问题他就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接了,夸张点说那些玩意儿听着跟从另一个世界冒出来的不可名状低语似的,有时候他都不知道那些单词是怎么硬组成一个词组的……
然而夜女士显然没有在意大冒险家在纠结什么,她只是靠在自己的王座上又寻思了一会,突然没头没尾地问道:“大冒险家先生,你是一个法师没错吧?”
“是的,女士,”维尔德立刻答道,心中庆幸女士终于开始问一些正常的问题了,“在成为冒险家之前,我首先是一名还算强大的法师,关于魔法领域……”
“那你们法师会爱上用魔法创造出来的灵体么?比如塔灵或者魔偶之类的,”夜女士的声音从天空降下,“或者是跟魔镜以及羊皮纸上的异性幻象陷入爱情……”
官場危情
维尔德立刻就觉得自己刚才庆幸早了——夜女士的奇怪症状这怎么还越来越严重的?
农门悍妇宠夫忙 小说
无敌透视眼 雪糕
大冒险家有些纠结,组织了半天语言才艰难开口:“这个……我不知道您是如何看到‘法师’这个群体的,虽然我们中有很多人都因过于沉迷魔法研究而被旁人认为性格古怪,甚至确实存在一些因为法术试验后遗症而精神出现问题的施法者,但总体上,我们这个群体在异性方面的取向还是正常的,起码我不会对羊皮纸和魔镜上的幻象产生不该有的想法……”
维尔德说完有些尴尬,他也不知道自己的回答是否让夜女士满意,足足等了好几秒钟之后,他才听到对方的声音从上方传来:“那看来你的纯度还是不够啊,大冒险家先生。”
维尔德一封面懵逼:“纯……纯度?女士,我不是太明白……”
“第五期第三章第四条。”
维尔德:“……啊?”
“不,没什么,”王座上传来的声音好像有些迟疑,“我只是突然发现一件事,自己好像低估了在建立‘锚点’之后从‘那一侧’传来的信息所产生的影响,不过这不是什么大事,本就是我的一部分,如今只不过是在回流而已。比起这些……好像该做些正事了。”
随着最后一句话音落下,那巍峨的王座上,如乌云般的身影慢慢抬起了头颅,夜女士从王座上起身,一只手拿起了之前靠在王座旁边的黑白权杖,另一只手则遥遥指向远方的沙尘。
顷刻间,盛大的风暴便在沙漠中席卷而起,难以计量的灰白色沙尘在空中形成了一道规模惊人的旋涡,紧接着这旋涡又渐渐倾斜,调整成为一道垂直在沙漠上空的、仿佛通道般的巨型裂隙!
维尔德本还想再跟夜女士打听一下她口中的“回流”是怎么回事,这时候却突然被吓了一跳,紧接着他便反应过来,一边关注着沙漠中那道旋涡的动静一边询问:“您终于要……开始了?”
“锚点发生器用了些时间来重置模式,好在起航者留下的东西还没那么容易损坏,”夜女士随口说着,而在王座前方的沙漠中,那道由暗影沙尘形成的裂隙也在渐渐形成,并映照出了某个遥远国度的光景——剧烈晃动的模糊光影间,依稀可以看到那边有着丰沃的良田、澄澈的大河以及笼罩在穹顶下的花园,“也要感谢某些小家伙在苍穹站中的活动,以及凡人们在尘世间对心灵钢印的‘松绑’努力,这个准备过程比预想中还要顺利。”
一边说着,夜女士一边拎起了手中权杖,她慢慢迈开脚步走下王座,走向远处那道光影闪烁的裂隙,而在她身后,在那巍峨王座表面,无数玄奥复杂的纹路则在渐渐亮起,并迅速连接成为一个整体。
那正是位于苍穹站深处的“锚点发生器”表面所铭刻的图腾花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