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劍卒過河笔趣-第2518章 尋找鑒賞

劍卒過河
小說推薦劍卒過河剑卒过河
十数名全真教老道被招到了道场,娄老爷要給他们训话,
“关于奇石兰的适宜种植区域,你们争取在这几年中摸索出来,看看和僵尸怪物的出现区域是否有重合?重合度怎么样?”
道人们已经意识到了某些东西,很神秘的内容。虽然他们打破脑袋也想不出来一棵兰草怎么就能和僵尸怪物扯上了关系。
木苏谨慎道:“这件事我们已经开始在做,现在数据还不详细,来自各国的奇石兰生长情况还在汇总,所以需要时间。
怪物僵尸的出现区域是比较确定的,我们已经收集了数百年来锦绣出现僵尸怪物的区域走向,正如上仙所料,就是一条狭长蜿延上万里的走廊!
岁末城就在这条走廊附近……”
娄老爷点点头,这事没法解释,涉及到空间裂缝和灵机复苏,就算是修士,境界低点都理解不了,更何况这些纯粹的凡人。
木棘跃跃欲试,“上仙,那棵母株是否需要追查下去?趁现在奇石兰还没有彻底铺散开?
或者,减小奇石兰的推广控制数量,这样有利于寻找您说的母株转移?”
娄老爷摇头,“不用追查!也没法追!十数万株都是它的子子孙孙,未来还会更多!
我们反其道而行,更加力的推广,争取数年之内把这东西平民化!”
想了想,还是要做点什么,不能就这么一头雾水的等待吧?
“虽然无法追踪,但还是可以做些事!
比如,和奇石兰有关的灵异事件?我知道这可能会很宽泛,具体会有什么灵异现象我也不知道,但在坊间,这样的消息总是瞒不住的,很容易传开成为街头巷尾的谈资,你们全真教只需要收集这样的消息,然后上报就好,也不需要出手关注。”
道人们越听越紧张,木棘就问,“上仙,这奇石兰到底和僵尸之间有什么关系?是对立?还是同缘?这兰草长得久了,难不成就会长成妖怪?”
娄老爷哑然失笑,他知道自己必须解释得更清楚些,否则这任务就没法往下派!
“僵尸和奇石兰之间没有任何联系!它们就不是同一属性的东西。
这么说吧,你们可以这么理解,在锦绣大陆地下存在着一条能量带,经过漫长时间变迁就有了复苏的迹象,僵尸的存在就是以这条能量带为基础,所以它们出现的地方就总是你们绘出的那条万里长的走廊。
奇石兰的生长同样是以这条能量带的能量为生,所以它能轻易把根须扎进石头里!
就这个意义上来说,僵尸和奇石兰是同一类物种!因为它们的食物来源都很特别!
但是,就像我们人类,你不能因为和皇帝吃的是同样的食物,就认为自己是皇亲国戚?”
道人们有些明白了,木棘联想丰富,兴奋道:
“上仙,您的意思是不是说,有朝一日如果我们人类也可以吸食那种能量,那么我们才算真正有资格传承您的所学?”
娄老爷点点头,“嗯,可以这么说。但这个时间会很长,不是一代的事,关系到地壳变动,星辰周转……有一点你们一定要注意,因为这两种东西在能量上的同源性,所以他们就很可能互为食物!
奇石兰不能移动,所以就一定是僵尸去找奇石兰!如果在哪个区域发生僵尸进入人类生存范围去啃食奇石兰的情况,一定要上报上来,因为这可能就意味着母株的位置!
我们找不到它,就让僵尸替我们去找!”
娄老爷把任务布置了下去,他从来没想过自己竟然还有机会在修真世界见识一场真正的植物大战僵尸?
不管怎么说,闲着也是闲着,即使找不到麻药师,至少也要通过僵尸来找到一条回去的路?
唯一困扰他的就是距离!这条狭长走廊长达万里,作为修士时一个晃身的距离,现在变成凡人后却要拿腿来量,就很难做到第一时间到达!
他发现自己的规划中有致命的缺陷,但却无可奈何。
就只能寄希望于这些怪物僵尸能分辨出奇石兰的气息,却不能分辨出母株的气息?
除了等待,他好像也没有其它的办法可想。
……娄老爷改了性子,开始学习种花养草了!
自来锦绣起,他在周仙黄庭道教那里就收罗了一系列有关植物的知识,囫囵吞枣的强行灌进脑子里,这样的学习方式可能也就是修士能用,属于填鸭式的,倚仗的就是超强的大脑。
但也有坏处,没有过程,没有实际种植经验,没有发自内心的喜爱;所以这一切也就是流于表面的敷衍,把自己装扮成一个爱花惜草之人,其实连每日浇水的耐心都没有!
是做給别人看的虚伪浮华,其本质就是他内心里认为这根本就是在浪费宝贵的时间!
他本来还没意识到这一点,但当麻药师生死未卜,回归遥遥无期时,他才意识到他这次来的目的之所以失败其实从根源上就是他对植物的不重视,根本就没想过在深层次上去了解它们!认为娶个花匠老婆负责就好,白天花匠老婆修理花,晚上他的任务就是修理老婆,何其幸福?
他现在确实是凡人,没有了作为修士的敏锐感知;但他也不是凡人,因为他身体内隐藏着澎湃的力量源泉,怎么就把自己完全当作凡人看了?他能做到的事,凡人能做到么?像他和西昭朋友们在锦绣天地的状态,又怎么可以完全用凡人来形容?
如果他一开始就沉静下心思,和凡娘子一起专注于兰草移植,花卉培育,相信通过几年的用心实践,凭他不同于凡人的思想境界见识眼光,就一定能在这个过程中发现一些东西!
黑山老鬼 小說
也就能提前判断母株中的仙草到底还在不在?如果不在了,它被移植到了哪株身上?
这一切,他本来完全可以把握的,结果就因为自己的麻痹大意,轻松放浪,贪图安逸,白白浪费了和仙草接触中最关键的头两年时间!
最后搞得自己现在甚至都不知道保护标的还在不在?
这是娄押司的水平?说出去还不得在修真界被人笑话死!
他决定改变!
亡羊补牢,犹未晚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