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蓋世討論-第一千七百四十章 鬼祟行徑閲讀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盖世
恐绝之地的底下,几条银亮的涓涓溪河,有不少灵智未开的鬼物,随着河水的流淌而浮沉游荡。
这些鬼物待到有了智慧,能够不依赖阴间冥河存在了,就会飞向恐绝之地。
它们将会成为各大幽鬼,鬼王的低等阶麾下,也可以在前期,通过和别的鬼物厮杀而壮大自身,进阶为地鬼、鬼灵、天鬼、幽鬼,如此一步步地成长下去。
此刻,几条阴间冥河中的鬼物,似被点点闪耀的星光,照耀的极不舒服。
那些闪耀着的星光,在虞渊意识体的感知窥探下,原来是一滴滴鲜血。
——是丹妮丝的鲜血。
他尚未看到丹妮丝,却知道这位贵族大小姐的鲜血,洒落在了阴间冥河。
注意力再次集中后,他发现每一滴丹妮丝的鲜血内部,微小的血脉线条交织着,如成了一张张的星网,充斥着一股精纯的魂力。
那自然是摄魂的力量!
摄魂将她的魂能,注入到丹妮丝的鲜血中,浑浊了一条条阴间冥河。
不仅让罗玥、千劫和初灵三大鬼王,和对应于他们的阴间冥河失去了精神联系,还让他们没办法和阴脉源头沟通。
似乎,摄魂以她的力量,暂时中断了阴脉源头和扈从间的灵魂连接线。
或许远在天外星空的幽瑀,随同妖凤征战深黯星域的虞蛛,也难和阴脉联系上。
“虞蛛!”
本体真身在通天商会的虞渊,想到这心神一动,隐约明白了点什么。
“虞蛛,虽然流淌着妖族的血脉,但她是因为阴脉而晋升至高的。所以,她其实更愿意听命阴脉源头,她是经过妖凤和阴脉的默许,然后在各方推动下封神。”
Gundam Crossover Notebook
石景儿言辞谨慎,观察着虞渊的面部表情,说道:“我们不说虞蛛的立场,可她能获得一席神位,能成为浊的那部分代言者,本就是阴脉刻意造就,且还有妖凤暗中帮衬。”
“我猜,在很久很久以前,阴脉源头和妖凤暗地就有了默契。
石景儿说完后,君宸突然冷哼一声,不知是不满阴脉还是妖殿。
虞渊也想到了这层原因,觉得摄魂借丹妮丝亲临,该是也瞧出阴脉一直在做墙头草,而且或许曾经在暗地里使坏过。
“还有一件事。我前不久得到隐秘消息,说玄天宗的曹嘉泽,在韩邈远离开后灵魂遭受重创。”石景儿犹豫了下,声音都低了点,道:“我们的人确信,对曹嘉泽下手的,就是那条地底的阴脉!”
“它想得到曹嘉泽脑海内,韩邈远传授的秘术,尤其是和神魂宗相关的部分!”
这时,冯钟、君宸和周游纷纷开口,也说幽瑀、虞蛛两位和阴脉相关者,其实没有做出危害各方的事。
但阴脉源头在私底下,一定和妖凤因虞蛛有隐秘协议,还和韩邈远有过合作。
结果呢?
韩邈远一离开浩漭,一被发现他和虞渊在战斗时逃离,阴脉马上向曹嘉泽下手。
众人对阴脉源头似乎都颇有怨词。
“我再看看。”
虞渊的意识体,就在恐绝之地的高空,持续地往下渗透着。
他很快注意到,一层银灰色的阴能烟云,雾纱般将更深处覆盖了。
即使是他,也只能隐隐瞧见丹妮丝的身影。
丹妮丝在银灰色的雾纱下,似乎就站在阴脉代表的大河旁,和阴脉交流着什么。
虞渊慢慢地感应着,感应着从那银灰色的阴能烟云内,正在散逸出什么气息。
很快,他嗅到了轮回、转生,还有洗涤灵魂,剔除污浊的种种玄妙意味。
这部分被阴脉源头执掌的灵魂奥义,在身影朦胧的丹妮丝身上,竟然也有体现!
丹妮丝在浮生界的洞穴旁,只从阴脉那里得到些许的灵魂秘术,绝无可能被阴脉赏赐这部分核心的魂术!
既然不是丹妮丝的,那一定就是摄魂的!
一道灵光划破识海,虞渊眼睛微亮,马上猜到了一件事。
天外的那我摄魂神王,没有依照神魂宗内部流传的魂术秘法,没有以神魂宗的大道去凝炼元神。
根据传说来看,她是自己开辟了一条新的灵魂大道,还以此凝炼出了元神。
而这部分灵魂大道,似乎和浩漭的阴脉源头有共通之处,甚至有可能就是早年太虚告诉了摄魂,一些鬼巫宗的修炼方式,还有和轮回转世相关,炼制巫鬼和蛊虫的秘法。
因为,第一世的他和幽瑀交流过,幽瑀从他这里得到灵魂秘术时,也回馈了鬼巫宗的灵魂术法。
这部分鬼巫宗的灵魂秘术,太虚有记录在册,同样在天外焕发了奇妙。
浩漭内部的鬼巫宗覆灭了,但这个也强盛一时的宗门,就是因为从阴脉源头得到了魂术而辉煌。
在天外诞生的摄魂,或许对鬼巫宗的秘法颇为感兴趣,也比较有天赋。
她截获了魏卓的本源,打算去铸造神位时,似乎想要镌刻更深的道则。
一部分更深的和轮回、转世相关,洗涤灵魂的道则,如今掌握在阴脉源头的手中,所以她才找了过来,想要直接让阴脉交给她。
不给,她可能就直接去抢。
“厉害,这应该叫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虞渊感慨了一句,眼神也跟着怪异了起来,“妖凤在深黯星域谋夺阴脉源头,兴师动众的天下皆知,她却一声不响地悄然来到浩漭,来故土找阴脉源头,要将阴脉执掌的灵魂法则拿走一份。”
“谁?”
石景儿等人惊叫。
“摄魂,她寄托在了丹妮丝体内,此刻就在恐绝之地下方,就站在阴脉源头的面前。”虞渊解惑道。
“摄魂!”冯钟一惊一乍地,瞪着虞渊说的:“你们神魂宗做事,能不能事先和我们通个气?这是要和阴脉源头,和鬼巫宗开战吗?你们提前说一声,我们也好做准备啊!”
“鬼巫宗不是中立了吗?”周游愕然。
“没有幽瑀压着,没虞蛛和我的关系,阴脉早就指使鬼巫宗动手了。”虞渊轻叹一声,抓着手中的斩龙台,说道:“我去看看情况了。”
嗖!
下一刻,斩龙台就在恐绝之地半空出现,以前对血肉的侵蚀阴能,对他现在已没太多影响。
他也没完全沉落下去,就在上方的斩龙台站着。
片刻后,罗玥,初灵和千劫三位鬼王,让麾下的幽鬼待在原地,一个接着一个地飞向天空。
“丹妮丝是星族的人,她说她认得你。”罗玥神色复杂道。
千劫责怪道:“虞渊,你们那边是什么情况?天藏和恐绝之地分道扬镳就算了,为何你们安排了一个丹妮丝来,然后就使得我们和阴间冥河失去了感应。这个星族的丫头,找它做什么?”
“她没能力威胁任何人。”初灵冷声道。
“地底的那位,有没有指使你们向神魂宗动手?”虞渊轻声道。
看到这三位鬼王,他就想起当年在恐绝之地的经历,罗玥曾经被她指导炼药,算是他的半个徒弟。
千劫和初灵两位鬼王,和他也携手战斗过,之前关系都不错。
他此刻忽然有些担心,如果阴脉源头和摄魂交战,会不会导致罗玥、千劫和初灵的死亡和境界下跌?
幽瑀和虞蛛,有没有可能被两者波及?
“几乎所有的时候,我们都只是和鬼神大人沟通交流,也只听鬼神大人的。”初灵表态,低头看着脚下,又说:“我们能感觉到它,也知道它的存在,可和它没什么联系。”
话里的意思,他们都是听幽瑀的,而不是阴脉源头。
“知道了。”
咻!
虞渊阴神飞出,直奔恐绝之地下方落去,可他的本体真身依然在斩龙台上,还在和三位鬼王说着话。
哈喽,猛鬼督察官 我心狂野
“斩龙台出现在恐绝之地!”
“虞渊!是虞渊又来了!”
“他竟然又回来了!”
斩龙台的惊现,震动了各方强者,让无数道目光为之汇聚。
先是寂灭大陆,然后是天源大陆和辽阔深海,最后是乾玄大陆,有资格打听虞渊动向的人,立即给予了最高的关注。
难道,神魂宗这是要和鬼巫宗开战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