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遼東之虎 ptt-第六十四章熱推

遼東之虎
小說推薦遼東之虎辽东之虎
客观上来说,彼得公爵提出的要求并不算过份。
要说稍微有些过份的,就是提供贷款和粮食物资。
大家都穷的叮当乱响,这年头,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
不过这种协议,只要没落实在纸面上,还是有商量的余地。
某种程度上来说,国家与国家之间的谈判,跟街头小贩砍价差不多。
漫天要价,坐地还钱根本就是普遍现象。
谁拿这个要求当真,那谁就是棒槌。
在座的都是老牌政客,从小被培养出来的政治精英。
这种小技巧,早就被这些老狐狸玩的炉火纯青。
“彼得公爵,你的要求我们不能现在就答复你。这么大的事情,需要跟国内协调一些才行。”
俾斯麦呡了一口白兰地,放下酒杯对彼得公爵说道。
彼得心里也明白,所谓的跟国内商量。
其实就是他们三个,要商量出相应的条件来。
我有一個小黑洞
除了战败谈判之外,基本上谈判条件都是双方各有的,没理由俄罗斯提出一个条件,联军就要无条件答应。
“那你们需要快一些,我离开莫斯科太久会引起人怀疑。”彼得公爵点点头表示理解,不过也提出了警告。
“当然,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明天早晨我们再谈,不会耽误您太多时间的。”
俾斯麦说完之后,繆拉和温斯顿一起站起来,三个人走出了酒馆。
风好像更大了,天上掉下来的雪粒子,打在脸上生疼生疼的。
三个人各自钻进了马车,缓缓行驶在斯德丁僻静的马路上。
他们三个人,在来斯德丁之前都得到了最高授权。
只要俄罗斯的要求不太过份,他们都可以答应下来。
三个人到了市政厅的小会议室里面,商量了一个晚上,终于商量好了条件。
风依旧在刮,雪下得很大。天地间,完全变成了一片白茫茫的世界。
还是那间小酒馆,壁炉依旧烧得很旺,围坐在壁炉前的,也还是昨天那几个人。
当彼得公爵拿到那张写满了条件的纸时,手不禁抖了一下。
联军不会归还基辅,因为那地方已经许给了以色列。
同样的,联军也不会提供战后重建贷款和支援包括粮食在内的民生物资。
联军向俄罗斯承诺,不会以任何形式审判俄罗斯的女皇和贵族。
任何形式,包括宗教形式。
欧盟将说服教皇,将宗教战争的矛头,只对准大明帝国。
对于俄罗斯的要求,联军算是同意了一半。其实这一半,也是俄罗斯最为看重的。
只要女皇和贵族们不会被审判,那他们的目的基本上就达到了。
其实所谓的要回基辅,重建贷款和援助,都是讨价还价的幌子。
俄罗斯的核心利益,其实就是保证叶卡捷琳娜和俄罗斯的贵族,包括彼得公爵不会受到任何审判。
“战后,你们不能在俄罗斯驻军。”唯一让彼得公爵接受不了的,就是联军的驻军要求。
毕竟是自己的地盘,总是盘踞着一群外国军队算是怎么回事儿。
万一哪天你想要把俄罗斯的皇帝换了,也由得你?
“彼得公爵,这也是为了你们俄罗斯的安全着想。
你们加入联军攻击大明,必然给大明带来严重损失。
一旦他们战败,他们的防线将会退回到中亚去。
他们会放过你们?
大明军队,肯定会对你们俄罗斯进行报复的。
我们在俄罗斯驻军,也是帮着你们抵御明军的进攻。”
繆拉笑眯眯的看着彼得公爵。
“大明人的事情我们会处置,不需要你们操心。
战后驻军的事情,没得商量。”彼得公爵说的斩钉截铁,这件事情上丝毫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只要是正常国家,都不会允许别国在自己的土地上驻军。
三个人互相看了一眼,昨天他们争论的最激烈的也是这一条。
俾斯麦就说过,彼得公爵绝对不会同意。
可繆拉和温斯顿坚持,还是把这一条写上再说。
用温斯顿的话来说,我们都没有说怎么知道他不会同意?
万一他同意了呢?
温斯顿这么说,俾斯麦也没办法。
现在看起来,还是老辣的俾斯麦比较厉害。
繆拉无奈的耸耸肩,温斯顿愤怒的看着这个家伙。法国人,就是临阵脱逃的主。
昨天晚上说好的,三方共同施压,迫使俄国人答应这个条件。
“好吧!这个条件我们收回,不过下面的条件你一定得答应我们。”
还是俾斯麦站了出来,化解了温斯顿的尴尬。
下面这一条,彼得公爵也有些为难。
他们要三辆完整的大明拖拉机!
拖拉机这东西被称为大明军马,在明军后勤中扮演着重要角色。
神不知鬼不觉的弄几辆拖拉机倒是问题不大,可最要命的问题就是,这东西怎么弄到普鲁士人手里。
总不能从前线开过去,大模大样的交给普鲁士人吧。
“说实话,我觉得这一条可有可无。
如果我们加入联军,你们可以轻易穿越我们的防线。
我们会帮着你们攻击明军的补给点,还有各种指挥中心。
到时候别说三辆拖拉机,就算是十辆,百辆都没有大问题。
你们可能还不知道,现在奔驰在俄罗斯大地上的拖拉机,有几千辆之多。
而且明军在阵线后面,有公路的地上还有比拖拉机更厉害的军用卡车。
那东西,装的比拖拉机还要多,跑得比拖拉机还要快。
可惜,就是对道路的需求比较高一点。
我觉得,那东西才是真正的好东西。
不过你们放心,战斗我们会和联军一起分享战利品。”
彼得公爵摇晃着手里的白兰地说道。
三个人再次交换了一下眼神儿!
异世傲天 傲月长空
不得不说,彼得公爵说的有道理。
俄军忽然反水,明军必然陷入极大的混乱。
联军凭借人数优势,可以迅速击垮明军。甚至,歼灭大部分明军。
到那个时候,别说是什么拖拉机。
坦克和军用卡车都没有问题!
甚至飞机都是可以想象一下的,这个时候还纠结几辆拖拉机干什么。
被彼得公爵说通了的繆拉,脸上有些发红。
他实在太想要拖拉机这东西了,可以在崎岖的路上行进,还可以拉着一车车的物资。
如果法军有这东西,那就不用再看英国人的脸色,真金白银的从英国人手里买那死贵死贵的夏尔马。
也不用再忍受,后勤补给不足的饥寒交迫。
察里津战役里,法军的失败,后勤补给不足要占绝大原因。
好多士兵,每天只能够分到几片面包。
他们冲着冲着,就会一头杵到地上起不来。
作为法军元帅,听到这种事情之后,繆拉的心在滴血。
那些,可都是法兰西最精锐的士兵。
都是跟随他和拿破仑多年的老兵!
“战争结束之后,俄国必须加入欧盟,也必须接受欧盟的领导。
因为,那个时候你们就是抵抗大明的前线。
这一条,也是我们的底线,没得商量。”
俾斯麦素来以铁血著称,他这句话也是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好吧!
我们这一次坑了大明,自然也需要欧盟提供保护。
我代表女皇陛下答应加入欧盟,战争结束之后,女皇陛下会签署正式的文件。”
彼得公爵也知道,这一条恐怕不能讨价还价。
“呵呵呵!
欢迎俄罗斯成为欧盟的一员!”繆拉笑着举起了酒杯。
四只玻璃杯砰在一起,彼得公爵高兴的一饮而尽。
这一次普鲁士之行没有白跑,能够和联军打成协议,彻底赶走大明人。
本来俄罗斯和大明并肩作战,取得了一个接着一个的胜利。
对于俄罗斯来说,正是大展拳脚的时候。
可掌管政务的彼得公爵,惊讶的发现。
在取得一场接着一场的胜利之后,俄罗斯不但什么好处都没有捞到,甚至还失去了好多原本属于俄罗斯的矿山。
以至于现在和大明交换那些土豆、玉米和红薯,居然要用原本大明看不上的木材来换。
大明是贪婪的,他们好像蚂蟥一样吸取俄罗斯的血液。
随着战争的进行,俄罗斯越来越虚弱。
青壮年都上了战场,后方只剩下老人女人和孩子。
现在还是冬天,很多事情还没有暴露出来。等到了春天,这些人怎么可能干地里面的重活儿。
粮食产量铁定减产,到时候就是饿殍遍野。
虽然那些蝼蚁一样农民的死活,彼得公爵不太关心。
可,毕竟这也会影响他的利益。
庄园的收益少,不只是俄罗斯的税收少,他的收益也在减少。
更加重要的就是,彼得公爵觉得大明大元帅李枭,根本瞧不上他们这些所谓的贵族。
甚至,他在李枭的眼里看到了厌恶。
大明大元帅很厌恶他们!
这个信息是危险的,他可不想有一天被大明干掉。
与其今后被干掉,还不如现在反水。
至少欧洲的贵族都是一体的,贵族之间还是有传统默契。
共同维护贵族之间的利益!
加入欧盟虽说不是什么好主意,可俄罗斯不会比现在再坏了。
合约很快达成,四个人在秘密协议上签署了自己的名字。
不得不说,在这个谎言横行的年代。欧洲贵族还是遵从着传统!
谈判的时候可以吵得不可开交,可一旦落在纸面上之后,便会尊行不移。
这就是他们引以为傲的贵族精神!
现在的欧洲,恐怕也只剩下这种精神了。
正事谈完了,就是喝酒的时间。
几个老家伙在一起喝酒,自然不会像浪荡子一样唤来几个陪酒女郎。
对于他们来说,聊天也是工作的一部分。
尤其是对于俾斯麦、繆拉和温斯顿来说,他们迫切的想要知道关于大明的一切。
从那位神秘不已的大元帅,到明军普通一兵的战斗力。
“冬天的连续作战,明军也十分的疲惫了。
虽然明军没有告诉我们他们的伤亡,可我见到。
每天都有大量飞艇,将明军伤员后送到大明去。
每天都有大量车皮,拉着从国内的新兵补充到军队里。
有一点他们和我们不同,他们的新兵都是在后方训练三个月之后,才上的战场。
不像我们,征召来的士兵没有接受像样的训练,就胡乱的编到军队里面。
很多时候,能打仗的老兵就是被他们这些新兵拖累死的。”
听了彼得公爵的话,繆拉点了点头。
拿破仑和他说起来的时候,他还有些纳闷儿。
明明是已经被打残的连队,前后不过一个星期的时间,又会齐装满员的回来。
战斗力与之前相比,并没有明显的下降,甚至还更厉害一些。
法军就不一样了,一线老兵大量伤亡之后。那些在后方征召的士兵,也被派上了前线。
他们很多人,直到阵亡也才打了十几发子弹而已。
明军的这种补充兵政策导致,越打到后面,明军的训练优势和装备优势越明显。
从未上过战场,也没有接受过良好训练的法军,逐渐打不过这些明军了。
更不用说,素来以鱼腩之师直面世人的意大利人。
很多时候,明军一个连可以追着意大利人一个营打。
那些意大利人,除了抱头鼠窜之外,完全没有还手之力。
法军里面经常有人说,如果没有意大利人,或许早就拿下了察里津。
“再就是大明的战争潜力,真的是让人瞠目结舌。
每天中亚铁路就没停止过运输补给品,前线的每个士兵,都能够吃上可口的干粮。
正常作战时,每人每天都有一盒牛肉罐头。
每人每天必须要吃一个鸡蛋,即便是一线士兵也不例外。
他们还从国内,一车皮一车皮的运来苹果。
有些部队,甚至能够吃上柑橘。
受伤的士兵,会在战地医院进行治疗之后送回到后方。
明明回程的时候有很多空车皮,但他们坚持用飞艇运输。因为这样,能够减少颠簸,也减少时间。
而我看你们,战场有很多冻死的伤兵。
大明大元帅说,老兵,尤其是受过伤再次上前线的老兵都是军队的宝贝。
如果战争进行到明年春天,大明除了增加训练有素的新兵之外,还会有许多作战经验丰富的老兵归队。”
听了彼得公爵的话,繆拉立刻就失去了喝酒的兴致。